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9章 毒液挥发,双重威慑
    大鸟在天上飞,小鸟在地上追。

    三头嘟嘟利十分敏捷的穿梭跳跃在密林间,完全不会因为密密麻麻的各种树枝被阻隔减慢速度,它还能昂着头奔跑看着天空中的大嘴雀动向,紧紧地跟在它的后面。

    如果真的要跑,梧桐知道自己只要骑着大嘴雀翻越几座大山就行了,保证可以把那名高级护林员甩得不见影。

    可问题是,要是他真的跑掉了,那么算是“坐实罪名”,从嫌疑犯变成拒捕的嫌疑犯,仅仅是一个前缀,意思可就差别大了。

    梧桐没想真逃,尽管现在是真的在逃跑,他现在是正好借势,来帮助他完成另一个计划。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特别是对于连环计划来说,对于“启动资金”少的他来说,一旦能够借势滚起雪球,让前一个计划本身的价值利益在进行过程中,就为了另一个计划提供帮助,如此多环相扣相助,就能够用较小的代价,得到一个高收益的回报。

    尽管事事都有意外,万事都不会事事如愿,可是梧桐也不担心,大不了就拆开来,继续单项一件件完成。

    想要从一名什么都没有的孤儿,靠自己初始伙伴牺牲得到了一笔补偿,到跳跃成为他想要触摸到的那个高位,从来都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可以,梧桐真的不想这么累,就拿着那笔钱,换只御三家,然后开始像普通新人训练家一样旅行,也许还能在旅行过程中认识一位不错的女孩,哪怕日后没能成为天王,只要努力一些成为地方道馆的馆主,过上滋润的小日子,那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可是他不能……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梧桐不认为他还有资格去得到那种单纯的旅行与冒险的幸福。

    也许在一切尘埃落定后,梧桐享受着高空寒风刮在脸上,这让他感觉思想变得清晰起来。

    他心想,到时候也许自己会选择放下一切,去一个陌生地方重新开始,开始一段他憧憬的新人训练家的冒险旅程。

    思维只是放飞了一会儿,目的地就到了。

    “大嘴雀,可以了,开始降落。”

    梧桐拍了拍大嘴雀,这家伙比起那只暴躁症一样的大嘴雀……尽管是被他折磨出来的,这只对他的态度要温和得多,想来主要原因是在最害怕时候被他帮助了。

    现在它不算乖巧,但勉强算听话了,在梧桐下命令后,它立即调整了翅膀的角度,开始盘旋向下。

    梧桐又分别拿出手头上的四枚精灵球,分别是大针蜂和大甲两个大字辈前辈,还有一对飞天螳螂后辈。

    他对它们各自叮嘱了一些话,在落到地面半空时,终于把大针蜂给放了出来。

    两只飞天螳螂体力消耗严重,此时放出来也难起大作用,不如让它们再休息一会儿。

    “还有半分钟左右,应该来得及……”

    落地后,梧桐直接一个侧翻在地面上滚动几圈,抵消了冲力,把还没完全在地面上站稳的大嘴雀收回了精灵球,然后带着大针蜂在密林里狂奔。

    另一边,士郎骑着他的三头嘟嘟利,正在密林间狂奔乱撞。

    在它的加速奔跑之下,路上阻拦的细小树木都直接被它横蛮撞断,效率仅次于用居合斩清理道路。

    “这个臭小子!居然早就准备好了逃跑,不管是不是和火箭队有关系,一定要把他抓回去好好审一下,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他。”

    士郎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他绝对不相信这些手段全是出于那个面具少年自己的手,如果真有这本事,又怎么会一直当了那么久的捕虫少年!

    全力爆发的嘟嘟利速度极快,落到地上的梧桐很快就被追上。

    “阿利多斯,给我把他们通通绑起来!”

    这一次再见面,士郎就不再客气了,直接先把对方给捆起来再说,免得对方再弄出什么奇怪的手段让自己丢脸。

    不过这回,梧桐也是全力状态应付了,把所有精灵都放了出来。

    “跑!”

    梧桐带着自己精灵一脸认真严肃的转身就跑,丝毫没有半分正面对抗的打算。

    可是这逃跑也不是单纯的逃,而是一边跑一边不断反击,正面打的话几乎没有胜算,那么就试下游击消耗。

    对方很强是没错,可是梧桐也没有悲哀到认为自己一点机会没有,再不济他也要尝试下能不能拿五个换掉对面一个,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梧桐不认为以后有更大困难让他挑战的话,他还能够成功。

    可是认真起来的士郎也没有这么好对付,阿利多斯正面追击,而他则是骑着三头嘟嘟利,从侧边发起了袭击。

    梧桐此时感受到的压力很大,无论是哪一边,看上去他都必须集中所有力量全力以赴!

    可是他更清楚,一旦某一面连个拖住的力量都不分过去,只会被更快突破,他必须分配好战力。

    在艰难取舍后,梧桐这次换上青羽去缠住阿利多斯。

    青羽听话的冲了上去,之前它看自己同族逃得那么狼狈,斗争心理让它早就想试试,看自己能够在这只嘟嘟利的追逐下,会不会表现得很好。

    这个小家伙挺要强,就是典型的争强好斗的个性,在眼下了解这一点后,梧桐倒是对它多上了一分心。

    他最怕无欲则刚的家伙,不管人还是精灵,既然这个小家伙有这么强烈的好胜欲望,正是可以利用来控制它的重要因素。

    当然,这个念头一生即灭,梧桐把注意力拉回现在战斗中,另一个他不允许自己在战斗中分神。

    在梧桐的示意下,另一只飞天螳螂和大针蜂一左一右,反过来想要包围夹击阿利多斯,原本对于强者天生的畏惧,也因为刚才梧桐一次漂亮的逃脱而消退了不少。

    只要对方不是无懈可击的,那么无论是谁都会因此在重压上反而死死抓住出现的仅有希望。

    梧桐很满意自己现在精灵们的状态,士郎则是站在与他的对角边上,依然是淡定站在一颗大树树荫下,看着两边的战斗,手里仅仅是握着一颗不知道空还是实的精灵球,就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既然是这样,梧桐见对方不管是有没有第三只精灵,又或者是在托大,对方训练家在看戏,那么他就压上去!

    没错,在大甲的保护下,梧桐不断移动自己位置,一边是有意的离开青羽和嘟嘟利的战斗,避免受到波及;另一边则是试图寻找一个良好的投掷位置,他的手里和士郎一样握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不同于护林员拿的是精灵球。

    可是阿利多斯却多留了一分心神在这名人类身上,因为它想到刚才那颗闪光弹,心里下意识对对方手里拿着的那个东西有些忌惮。

    无它,如果是普通的大针蜂和飞天螳螂,阿利多斯可以随意打两个的同时,还能抽空轻松吐丝制服这名人类训练家,然后直接结束战斗。

    可是现在让阿利多斯没有那么放松的唯一原因,是它不断轻轻抽动的鼻子,嗅到了对方那只大针蜂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气味。

    那是从那只暗黄色大针蜂腹部毒针和手上一双蛰针的尖孔里,十分轻微的泌出来的一些气味,它清楚这是一些强烈毒液一接触空气就迅速挥发的味道,这意味着它知道的眼前这只年轻大针蜂,似乎有着不同寻常的毒性,至少这种毒液挥发在空气中被它嗅到的气味,让它本能感觉到了危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