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穿越血色浪漫 第三百五十六章:天上掉馅儿饼
    无线电二厂厂长办公室里已经闹成了一锅粥,李厂长被气得坐在椅子上大喘气。

    齐昌平等年轻人护在旁边,劝道:“各位大叔大婶儿,厂长待会儿还有事儿,你们别在这儿闹了!”

    “谁闹了?你说谁闹了?”于科长的老娘扯着嗓子嚷道,“我们这是讲理!其他事儿是事儿,咱们这事儿就不是事儿了?”

    “就是,咱们就是讲道理!”同伙应和道。

    “你们把厂长堵在办公室里一上午,这不是闹事儿是什么?”齐昌平质问道,“和美国公司合资的事儿又不是咱们厂长说了算的,美国人不跟咱们厂合资,你们找厂长算是什么道理?!”

    “姓齐的,你别仗着是厂长跟前的红人,就信口雌黄!”于科长的老婆也出马了,战斗力一丝不弱于她婆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美国人不跟咱们合资就是因为有些厂领导自私自利,谈恋权势,想要为自己捞好处!”

    “你说清楚!你说的领导到底是谁?你给我报出名字来!”李厂长大怒,拍着桌子叫道。

    “谁想为自己谋好处谁心里知道!”于科长媳妇儿叉着胳膊,撇头哼道。

    李厂长气愤道:“我自打当了这个厂长,自问一直以来兢兢业业,时时刻刻不敢松懈,始终把咱们厂和职工的利益放在最前头!你们谁要是对我不满意可以去向上级部门反应,但是没有依据地信口开河,别怪我不客气!”

    李厂长说这番话真是气恼到了极点,声响如雷,一下子把办公室里的众人镇住了。

    “也没说你呀!”于科长媳妇儿嘀咕着,“李厂长,合资不合资的,咱们不懂,但这房子不能不分啊!现在咱们一家六口人住在五十平的房子里,这日子实在太苦了!”

    “是啊,我家八口人住六十平!”

    “我家又添了个孙子,也不宽裕啊!”

    “······”

    于科长媳妇儿开了个头,大伙儿都诉起苦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苦啊诉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李厂长头大如鼓,这帮人打不得骂不得,还说不得,跟这儿能纠缠一天!

    于科长终于出现了,看看李厂长,又望望自己媳妇儿和老娘,“怎么都来了?!”

    “当然是来要房子!”媳妇儿见他来了,张口就骂,“要指着你这个窝囊废,咱们家这辈子都得我在那个小房子里!”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于科长脸上挂不住,“你属狗的啊?见人就咬!”

    “好啊!你竟敢回嘴!”他媳妇儿不干了,张牙舞爪地就要挠他。

    李厂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于魁山,把你媳妇儿和爹妈弄回家吵去!”

    于科长一边躲着自己媳妇儿的攻击,一边解释道:“厂长,您看我这样儿,哪有那本事啊!?”

    “还真是个窝囊废!”李厂长大骂一声,“你们不走,我走!”

    原先还在抓挠自己丈夫的于科长媳妇儿,立刻又奔着李厂长去了,直接拦在门口“今儿这房子的事儿不解决,谁也别想走!”

    “岂有此理!真是个泼妇!”李厂长气得大骂,却无计可施,只好闷声坐回办公桌后面。

    双方僵持着,谁也说服不了谁,保卫科的人来了也不行,闹事的人里头也有他们的家属,他们能怎么办?没辙!

    “厂长,厂长,好消息!华立集团要跟咱们合资了!”

    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人,嚷里的消息让办公室内众人大为惊喜,所有人都朝着来人看去,连李厂长都惊得站起来。

    他的心思挺复杂,他本意不愿意合资,无奈上面有工业部压着,只能坐到谈判桌上,好不容易用苛刻的条件搅黄了合资,结果又有职工家属来逼宫要房子,真是麻麻批。

    表面上看是家属闹事儿,背地里其实就是有一伙反对自己的势力,借机搅混这潭水,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此时他心里倒真希望能合资成功了,丢掉这副担子,成全这些鼠目寸光的人,等他们成了资本家的劳工,整天加班、被罚款,甚至被开除的时候后悔去吧!

    来人有些面生,李厂长问道:“怎么回事儿?哪里来的消息?”

    “咦?”来人看着他一眼,“我们厂长呢?”

    正当办公室众人觉得他莫名其妙,说话没头没脑的时候,站在人群后面的陈德友站了出来,“小方,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厂长!”来人正是红星厂的方会计,“早上上您家,嫂子说您到二厂要货款来了,我就找来了!”

    “怎么回事儿?你刚才说的真的假的?”

    “真的,千真万确!”方会计咧着嘴笑道:“早上工业部就来了干部,说华立集团要跟咱们合资,让咱们积极配合,他们人还在厂子里等着呢!”

    “真的?真是那个在美国生产计算机的华立集团?”陈厂长大喜过望。

    “就是他们,华立集团的人也来了!”方会计拉着陈厂长,“咱们赶紧回去吧!”

    “对对,赶紧回去!”

    这时无线电二厂的人才明白是个大乌龙,那个心情就如同过山车一半,从低冲到最高点,然后又吧唧一下落到谷底。

    更别提自己丢掉的大好机会,眼睁睁被别人捡了去,那种懊恼苦涩嫉妒!

    李厂长毕竟反应快一些,立刻想清楚中间的厉害,上前和陈德友握手打招呼。

    “哎呀,陈厂长你来也不说一声,怠慢了怠慢了!”

    陈德友也握住对方的手,客气道:“一大早就来了,本来准备在贵厂安营扎寨打持久战的,你看我这中饭都带上了。”

    “哦?”李厂长感受到陈德友的怨气,“刚才听这位同志说什么货款?这是怎么回事?”

    “贵厂拖欠了咱们三个月的货款,我们厂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我这个厂长无颜回自己厂,只好来这儿当一个编外员工了。”

    “孙金泉,这是怎么回事儿?”

    孙金泉是厂财务科的科长,涉及到货款,李厂长找他也是理所当然。

    “陈厂长是找过我。”孙金泉辩解道:“可他们厂的放款单子采购科一直都没有签字,按照规定财务科不能出钱哪。”

    “于魁山,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儿?”

    于魁山早就脸色煞白,两股战战,“厂……厂长,我……”

    “我什么我?赶紧说是怎么回事!”李厂长立刻就明白,这事儿八成就是于魁山这家伙干的,手上有些芝麻大的权就要用彻底,大错误犯不要,吃拿卡要熟捻得很!

    于魁山已经吓得两腿发软了,他这个科长的位子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大财发不了,可胜在细水长流,这回怕是要糟!

    他老婆和爹妈这时候也不敢咋呼了,于继山干了什么事儿他们不清楚,但这些年往家里拿的烟酒钱,他们可没少吃少花!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李厂长这是要拿于魁山做法,谁让他们家刚才叫的最凶,现在又有把柄落在李厂长手上,不收拾他倒是奇了怪了!

    另外一方面,大伙儿今天逼宫确实有些过分,不排除李厂长杀鸡给猴儿看。

    想到这儿,大伙儿迅速远离于魁山一家人远远的,生怕溅自己一脸血,办公室里竟然出现了一个真空圈,落下于魁山一家在中间。

    “陈厂长,出了这档子事儿,都怪我管理不严啊!”李厂长对陈德友道,“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我们会尽快查清楚,严肃处理有关人等,给您一个交代!”

    “老虎还有打盹儿的时候,何况您管理几千号人的大厂了!”陈德友见好就收,“怎么处理责任人是贵厂的事儿,我无权插嘴,我就希望这个货款能尽快给我们,厂里已经快开不了工了!”

    “您放心!今天,今天之内,货款一定交到你手上!”李厂长保证道。

    “那就好,我就等着您的信儿了!”陈德友道:“厂里还有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好,那我就不送了!”

    “您忙您的,不用送!”

    陈德友和方会计走出办公室,还没有下完楼梯,就听见办公室里,李厂长的咆哮声。

    “于魁山!”

    “厂长,求你饶了我一回吧!下次我再也不干了!厂长······”

    “没有下次了!你还是去保卫科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你犯了哪些事儿吧!”

    陈厂长和方会计相视一笑,步伐轻快地离开办公楼。

    ······

    “刘继华,你这个小程序编的不错。”计算机老师看着华子的电脑夸奖道。

    “谢谢老师!”华子也挺高兴,满满的成就感,比吃了一根儿冰棍儿还舒爽。

    “下学期就到高三了吧?”

    “是,下学期就高三了。”

    “嗯,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到大学读计算机专业,好好深造!”老师鼓励道:“你小子在计算机上有点天赋,又愿意下功夫学,是个苗子,千万别半途而废了!”

    华子听到这儿就低下了头,“我文化课成绩太差了,考大学怕是有点困难。”

    “还有一年的功夫,你抓点紧,肯定能行!”

    “哎,自家事自家知道,功课落得太多了,不补上了!”华子越说越后悔,“就计算机学得还不错,可惜高考不考!”

    老师沉思了一会儿,“你这属于典型的偏才,要是不上大学太可惜了!这样,华立公司在举办了一个计算机编程大赛,我给你报上名,你去参加这个比赛!”

    “有啥用啊?”华子问道。

    “第一名奖励一万块钱,还可以去华立集团美国总部去参观!”计算机老师笑着道,“关键是你要是真能得奖,说不定可以申请去美国上大学!”

    华子眼前一亮,“真的?”

    “上大学的事儿还是内部消息,不一定准,但是获奖肯定有好处!”老师叮嘱道:“你要好好准备,这次比赛高手云集,想要拿奖不是那么容易的!”

    “嗯,我知道!”华子想想道,“从今儿开始,我就住在教室里了!”

    “想的美!少年宫天天锁门断电,你想睡这儿也没戏!”

    “那怎么办?我家里没有电脑。”

    “去我家吧,我家里有一台,是托人从香港带回来的,不过是瓦力阿尔法。”

    “有电脑就行,我不挑!”华子高兴道。

    “人小口气大,你有得挑吗?”

    “嘿嘿······”

    ······

    等签完了合同,陈德友也没有想明白华立公司为什么选择他们这个街道小厂合资,光天化日这么一个带肉的馅儿砸在自己头上,陈德友坐在会议室里晕乎了半天。

    等他出门,厂子里的工人都已经聚集门口了,所有人都期待着望着他。

    陈德友清了清嗓子,“咱们厂正式和华立集团合资,所有职工自动转入华立计算机中国有限公司,华立公司承诺不裁员,所有人工资涨一级!”

    红星厂的所有职工都愣怔了一会儿,主要是不懂,不知道该为这事儿高兴,还是不高兴。

    高兴吧,集体企业变成了合资企业,以后都为资本家打工了。不高兴吧,又涨了工资,每个月多个十来块钱,还像是应该高兴。

    “厂长,合资厂以后谁说了算?”方会计出声问道。

    “董事会说了算!”

    见大伙儿不明白,陈厂长解释道:“咱们厂正式归属工业部管理,工业部和华立集团组成董事会,负责新公司的管理。”

    “哦,那就是美国公司和工业部一块儿说了算!”方会计确认道。

    “对,中美两方一块儿管,具体的经营管理美方说了算,重大问题要两边都点头。”陈厂长点头道。

    “那些个重大问题咱们不懂,咱们就想知道,您以后还是厂长,还管我们吗?”职工中有人大声问道。

    立刻引起来大伙儿的共鸣,“是啊,陈厂长您以后还管咱们吗?他们要是不让你当厂长咱们可不答应!”

    “对,不答应!”众人齐声道。

    陈厂长鼻子一酸,心里也颇为自豪,这些年辛辛苦苦没有白干!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新公司已经正式认命我为制造厂的厂长,以后啊我还带着大家一块儿干!”

    “哦……”人群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血色浪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