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问道仙侠传 第一卷:炉火 第四十四章 桃花林,英雄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

    天魂月携着无灵沿吴越国边境一路向南,御空疾行,足有七十余里,周遭山林景物在无灵眼前飞速倒退,直至一片桃花林地,才忽然停住。

    只见金叶纷飞,满地秋黄,却另有七八十株桃树桃花盛开,别有一番生机。

    而朝阳日下,桃花林间,对峙三人。

    一人金袍金帽,眼如豹目,胡须两撇;一人白衣似雪,面貌清冷;另一人体态熊壮,巨眼铜铃。

    金袍人双手上下协防,手指宛若胎生,保养极好;壮汉上身**,肌肉鼓胀,令人生畏;而玉面男子手持一柄银白雪剑,一挥一动间似有雪花飘落。

    忽然壮汉双拳砸地,暴吼一声,径直冲向手无寸铁的金袍人,而他刚才脚下所站地面龟裂数丈,破碎不堪。

    可金袍人却毫不在意,周身旋转荡起层层真力,犹如金色流光,卷带落叶,凌空而起。

    玉面男子手中宝剑轻轻一挥,顿时大地结霜,气温骤降。他目光如犀,剑身又是一动,径直滑向壮汉,直点胸口。

    壮汉连忙一退,宛若脱兔。

    金袍人忽然转守为攻,驱使纷纷落叶化为飞刀,袭向玉面男子周身要害。

    桃树林内一时落花纷纷,叶片飞舞,而桃树林外,一老一幼,瞩目观望。

    无灵心中疑道:“爷爷,这些人是谁?为何要在这桃花林间,生死相搏?”

    天魂月传音入密道:“孙儿,你看那力大如牛,身硬如铁的壮汉,人称裂地太岁,而看似身薄体轻的金袍人,名号金袍铁算,至于手持宝剑的白衣男子则叫雪渐晴。”

    无灵望着缓缓述来的天魂月,狐疑道:“爷爷莫非你认识他们?”天魂月神秘一笑。无灵望着卖关子的天魂月,没好气道:“爷爷你好无聊。”天魂月道:“无聊?”无灵“嗯”了一声,“他们的名号里面莫非有何玄机?”

    天魂月笑道:“玄机?那是一种荣耀。”

    无灵疑道:“荣耀?”

    天魂月语气沧桑道:“两百余年前世俗界英雄辈出,因而出了个‘英雄谱’。”

    无灵奇道:“两百余年前?‘英雄谱’?”

    天魂月点了点头道:“那时豪侠出没,远胜如今,修真之人更是时而现世,而凡踏进谱中之人,更被世人称道,可背后的荣耀代价却也极其惨重。”

    无灵向往道:“是吗?可踏入谱中之人不都被世人津津乐道?”

    天魂月语气沧桑道:“的确津津乐道,可谱中之人时刻伴随着厮杀、争名,夺利。名门之秀,江湖俊杰,老辈人物一旦陷入都逃不过游戏的捉弄。”

    无灵追问道:“那后来呢?”

    天魂月淡淡道:“后来那些修武狂徒,炼道之人总算醒悟,在几大高手合力之下,禁了那英雄谱排位之争,时至今日,以少有类似争斗,而这百余年间,英雄谱上之人,死的死,散的散,求道的求道,失踪的失踪,可谓是所剩无几,不过这对老夫来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间。”

    无灵暗感神伤道:“爷爷,那这三人莫非就是昔日英雄谱上的人物?”

    天魂月微微一叹,望着远端激战三人,道:“孙儿,有些人注定被历史淹没,而有些历经沧桑,也终不会褪色。注意看,那裂地太岁要发狠了!”

    无灵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眺目望去。

    只见远端金银灰三色真力忽然暴涨,那金袍铁算手中金叶飞舞,如百把飞刀劈打在裂地太岁周身,可裂地太岁身硬如铁,毫发未伤,反大吼一声,挥起拳头,含盖惊人气力轰击而去。

    挡在金袍铁算身前,金叶流动的真力巨衣顿时泛起条条裂纹,如破水流冰般迅速龟裂,可他毫不在意,声音雀起:“裂地汉,你那拳头是破不开我金羽衣的。”

    可裂地太岁却目光大睁,不以为然,粗声道:“休张狂!”他双拳猛然一缩,再度砸向地面,顿时雷动树林,传遍八方,而挡在金袍铁算身前的金羽衣尚未恢复原状,可裂地太岁粗糙的两掌间已金光大作,渐渐汇集连成一片,形似一根丈长光杵。

    金袍铁算见之怒道:“好你个裂地汉,竟玩真的!”

    裂地太岁吐了口粘痰,粗言喝道:“少跟我装蒜,你占尽地利,我不乱劈了你?”

    金袍铁算气道:“既话到这个份上,我也不藏着了!”他步伐旋转陡然加速,金衣骤华,叶片飞舞。

    远端天魂月见之淡淡一笑。

    无灵抬头道:“爷爷,你笑什么?”天魂月摸了摸无灵额头道:“孙儿,你猜那裂地太岁可要使出全力了?”无灵寻思道:“应该吧,我看那金袍铁算嘴都快气歪了。”天魂月摇头一笑。无灵心中打鼓道:“难道不是?”

    天魂月正色道:“那裂地太岁欲要施展的杵法名为——乱披风,如当真挥舞起来,我们就需换个位置观看了。”无灵惊道:“这么厉害?”

    天魂月道:“飞沙走,日无光,人虽丧,杵行志,岂是玩笑?而今他尚有意识,还可出言叫骂,显然余力犹存许多。”无灵道:“原来如此,不过爷爷,那金袍铁算呢?”天魂月道:“那金袍铁算如同裂地太岁所言,占尽地利,估计难有眼福,见他使全看家本领了。”无灵点了点头。

    这时,裂地太岁挥使着金光杵,以雷霆万钧之势,猛砸而去。

    而金袍铁算虽神情淡然,却一派招架之势。

    可就在裂地太岁杵落瞬息,一股寒意悄然袭来,临近桃花纷纷化为冰晶,而飘散落叶更冻成条条冰块。

    铮的一声,犹如天外一剑,抵住轰下的金光杵。

    裂地太岁大眼怒睁:“雪渐晴?你怎么非跟我过不去,让我解决掉铁算盘,再与你比斗!”

    雪渐晴目光清冷,虽为男子,却有着令女子羡慕的外表,他吐气幽冷,“我从来不等别人,也从来不需要别人替我解决麻烦。”

    裂地太岁气道:“你!”可他手中金光杵以渐渐被寒气侵蚀蔓延,双掌更如生出冻疮。

    无灵见之,仰慕道:“厉害!”

    天魂月淡淡道:“雪渐晴,又名雪晴剑,只因他只动过一次情,那就是他手中那柄剑。”

    这时蓄势招架的金袍铁算大喝道:“你们两个不用争,我一个人就可解决!”只见罩在他身上的大号金羽衣,卷起落叶桃花,将对峙的裂地太岁和雪渐晴笼罩在内。

    金袍铁算双手一张,大喝道:“金风玉露!”

    漫天桃花落叶,再无柔弱,宛若万道回旋金刀,从各个角落,朝二人扑去。

    雪渐晴和裂地太岁互望一眼,同时收手,一左一右,挡拆来袭,突出重围。

    裂地太岁乱披风下,金叶溃裂,摧花无情,一杵之下,神魔避退,风卷残云。

    而雪渐晴身形飘忽,剑尖所向,花叶冻结,一划一动,三尺冰寒,破碎流光。

    转眼三人再呈对峙之势。

    无灵见之不由拍手叫好。

    那睛如豹珠的金袍铁算,目光一凛,转头疾喝,道:“什么人!”

    无灵气息一滞,顿觉不妙,苦瓜着脸望向天魂。天魂月没好气道:“臭小子,我不是和你说过只许看,不许乱动。”无灵挠头道:“爷爷,我不是有意的。”天魂月白了一眼,道:“就知道给我添麻烦。”

    原来天魂月虽设下隔音法阵,但只能传音入密,却无法隔绝风吹草动,无灵双掌相交之下,反是暴露了行踪。

    金袍铁算再度疾喝:“还不现身!”

    天魂月板着脸道:“孙儿,在此等我!”未等无灵搭话,天魂月如一只漆黑大鸟飞身而起,径直向三人罩去。

    裂地太岁见得来者,黑衣压境,身法之高,前所未见,惊喝道:“什么人!”

    天魂月没有搭话,反凌空出拳,犹如泰山压顶,直击他面门。

    裂地太岁见来者白发怒张,气波流转,毫无拖泥带水,不敢怠慢,挥杵而起,道:“找打!”乱披风下,他金光杵暴涨一丈,虎虎生风,嗡鸣大作。

    天魂月见之,由拳换掌,向下推去,一股凛然大力,隔空传出。

    裂地太岁只觉双臂酸麻,金光杵砸断两根巨树,整个人向后跌去。

    金袍铁算见之大惊道:“吃我一招!”金羽衣下,他调起漫天金叶,直扑天魂。

    谁知天魂冷哼一声,蜂群冲来的叶片顿时溃散,无力而落。

    可一道天外寒光却直杀而来,无灵见之惊道:“爷爷小心!”

    天魂月面不改色,与寒光擦肩而过,可那疾驰而去的剑影,一分为二,二分为三,转瞬幻作无数寒光,由各个角度,奔袭杀来。

    天魂月嘴角一笑,真气怒张,剑光残影顿时一滞。他快若惊鸿,两指一夹,那白色身影只觉全身触电,手腕脱松。

    天魂月随即一转,寒光闪动的宝剑弹入远端枯树。

    天魂月与三人接连过招,不过短暂一瞬。可金袍铁算三人却皆被一招破尽,落败而归。

    裂地太岁正欲暴走,却闻天魂月气息悠然道:“百年未见剑法依旧,离参天终差一步。”

    雪渐晴神色微变,道:“你!”

    天魂月道:“如以身试道,何求不解人剑合一。”他携起跑来的无灵,飞身而起,冷声道:“莫要再追,否则休怪我下手无情!”

    裂地太岁怒意难平,正欲发飙,却闻雪渐晴道:“裂地汉不可再追。”此刻他脸上的惊讶已转为平静。金袍铁算疑道:“雪渐晴,莫非你认识那老者?”

    雪渐晴目光一转,神色亦如往昔,再无波动。

    裂地太岁不屑道:“我管他是谁!我连三层功力都没用上,谁胜谁负还太早!”他正欲去追,却闻雪渐晴冷然道:“裂地汉,此人不是你我所能应对。”他顿了顿,又道:“昔日曾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若我所记不差,他应是那天境四人之一的天魂——天魂月。”

    裂地太岁惊道:“天魂!”

    金袍铁算似想到什么,神色一暗,道:“刚刚那男童叫天魂时,你等可听见?”

    雪渐晴闻言气息一滞。

    金袍铁算遥望远端,神情莫测道:“昔日有那松溪客,今朝后生已至,又要搅起怎样的波澜?”他摇头苦笑道:“我等走过的岁月虽已不短,可却远远谈不上什么高人,这比试我看还是就此作罢,不过是如同当年,一场笑话,一场烟云。”

    他三人望着桃花依旧,金叶飘然,有生有寂,一时无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问道仙侠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