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8章 提点
    那天胖嫂回来转达燕三郎姐弟的请求,石星兰一口答应。换在从前,她或许还会因为担保责任犹豫一番,可现在她已知自己来日无多,在乎的东西就少了。

    问题来了:两个白天,千岁都抽不出时间走一趟署衙。

    这事儿不难保,就是得本人到场。

    最后实在无法,石星兰才找人托关系,约在酉时末去办理上籍的事儿。这会儿天色已暗,车里点起油灯,灯下看美人,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子就有两分不真实。

    石星兰心里细数自己与千岁有限的几次见面,好似从来不曾在白天进行。便是上回塾里富商的孩子与燕三郎起冲突,对方家的大人来了三四个,燕三郎也还是形单影只,称姐姐外出不在。

    为什么不在?千岁是做什么的,为何白天从不着家?

    一溜儿问题从石星兰脑海里滚过。他们能不能成为她的助力呢,如果……

    千岁叹了口气:“有点儿。”

    石星兰也不细问,另切换一个话题:“千岁小姐看看,我还剩多久性命?”

    这话说出来,燕三郎立刻抬眼望向她。千岁却漫不经心道:“比原来短了。”

    “有多短?”

    “你确定自己想知道?”千岁似笑非笑,“人生在世,有时难得糊涂。”凡人就是如此,一旦知道了自己的死期,那么余下时光只剩惶惶不可终日。

    石星兰抿了抿唇:“我想知道。”向死而生虽可怖,可她早有心理准备,不是么?

    反正籍帐已经办完了,千岁耸了耸肩:“不到半年吧,看你怎样保养。”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石星兰依旧(www.fqxs.net)被这个期限震撼了半天。

    原来自己活不过半年了。

    燕三郎扯了扯千岁的袖子,后者撇了撇嘴:“干嘛?她自己想知道的。”病人要是一力要求,大夫也会把死期相告,她这做法有甚不妥?

    良久,石星兰才回过神来,苦笑一声:“千岁小姐乃异士也,今晚见我,居然不觉惊讶。我病倒后,青儿见到我都被吓哭。”她虽然薄纱覆面,但露在外头的脸、手皮肤都如老妪,这是瞒不过人的,千岁见了居然面不改色,连半点惊讶都欠奉。

    千岁淡淡道:“你可是不信?”

    “我信。”石星兰的态度却是出奇地诚恳。

    她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千岁也觉有些古怪,看她两眼忽然道:“你给玉桂堂的新戏本,写好了?”

    想起和苏玉言的纠葛,石星兰眼中平添两分复杂:“你怎知道?”

    “玉桂堂的本子,都是先生写的。”这回是燕三郎接口。其实严格来说,这话的表述应该是玉桂堂最出名的几台戏,本子都是石星兰写的。平日百姓们还能欣赏玉桂堂的许多戏目,那就不须劳动到石星兰。“春宁大典那么重要,苏大家一定会来求先生的。”

    石星兰望着窗外倒驰的灯火,漫声道:“是啊,这个本子快要写好了。”

    她忽然有些迷(www.xinbanzhu.com)惘,假如苏玉言重返云城振兴玉桂堂时,她没有想方设法替他站稳脚跟,让他大红大紫入了贵人的眼,两人还会不会陷入此时的僵局?

    如是那样,她就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岁可活,可陪他辛苦打拼。日子虽难,谁说能两人就不幸福?

    世事难料。

    “如果我是你。”千岁清润的声音传进她耳中,“我会多写一版。”

    石星兰心中一动,转头看她:“何解?”

    “防人之心不可无。”

    油灯不亮,千岁的美眸仿佛在幽暗中闪着光。那光芒让石星兰怵然一惊,心里一下子通透了。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

    到家了。

    胖嫂上来搀扶石星兰,后者走下车之前,郑重对千岁说了一声:

    “多谢。”

    她听进去了。

    待她身影消失,千岁才向燕三郎哼了一声:“这下你满意了吧?”

    燕三郎咧了咧嘴,从竹篓里取出一把干净的枣子递给她。

    “我算看出来了,你这位女先生太单蠢,若没那件宝物相助,她根本写不出波澜曲折的戏本。”她顺手取枣,放进嘴里。

    香甜的汁水在舌尖爆开。

    秋天过半,家里那棵枣树结的果子终于熟了,燕三郎经常上树摘枣。

    她吃了两个,突然想起来,臭小子拿这个当作给她的奖赏吗?

    呸!

    她照燕三郎脑门儿上就是一记爆栗。

    男孩抱着脑袋,想不懂送她枣儿吃为甚还要挨打?

    馋虫被勾起来了,千岁慢悠悠往家走,又在巷口买了几个麻圆儿。这玩意儿香酥可口,里面裹着红糖和芝麻,姑娘们的嘴再小也能一口一个。卖点心的小哥看她看得晕陶陶的,找钱时都不知道自己多找了两个铜板。

    两个铜板也是钱啊。千岁把铜板在手里抛掂几下,等到回过神时不由得唾弃自己:

    从什么时候起,这么一点点阿堵物就能让她笑逐颜开了?

    真可怕,她一定是被小要饭的传染了!想当年……

    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钱啊钱,真是穷人的脊梁骨。

    她一边检讨,一边抚着下巴想道,燕三郎定居云城以后,一直忙于学课,好似都顾不上赚钱的营生。

    哼,不务正业。

    云城物价高,他们手里的钱越花越少,单是一本《饲龙诀》就去了几十两银子呢。

    哎呀,还是得督促他赚钱去。

    她吃完两个麻枣,一进门就看见燕三郎拿出那本《饲龙诀》摆在桌上,挨页翻看。

    他的眼神凝重,翻动的速度却快得异常。

    “看得懂?”她随手把剩下的麻圆儿扔到他面前。

    “看不懂。”燕三郎神情严肃,“很多字不懂,很多字看懂却不知其义。”

    哦?她摆好了架式,准备笑话他:“哪个字不懂,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

    “这两个字。”他指着书中一处。这本法诀都泛黄卷边了,看起来有些年头,好在书里几十个蠹洞都没有影响。

    千岁一看,这两字是“天枢”。她轻声念了出来,问他:“这有何难?”

    “这是何意?”他看了好多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