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72章 真昏(加更)
    而后,这两人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嗓音高声大喊:“走水啦——走水啦——”

    这地方是不能呆了,两人眯着眼,模糊的目力发现前方好似大门洞开,于是踉踉跄跄往那里奔去,逃出门时还被绊了一跤,好不狼狈。

    他们前脚刚出去,男孩后脚上来闩住了门,长长吁一口气。

    巷子里骚动起来,还留在家里的邻居都跑了出来,到处询问:“哪里着火了,哪儿?”

    男孩摸了摸鼻子,进屋去了。

    方才那般情况下喊捉贼根本无用,旁人只会闭门不出。只有喊走水——这片民宅墙挨着墙,着了火可不得了——大伙儿才会出来看个究竟。

    “家里招贼了。”燕三郎检查家里,发现四处都被翻箱倒柜,“这些泼皮这么快就摸上门来,他们一定知道屋子只有我们两人住。”

    白猫舔了舔嘴,没接话茬。其实千岁知道,自燕三郎搬到这里居住,常有年轻男子在附近出没,都是来看她的,其中或许有人心生歹意。

    他们这对姐弟是外乡人,住的屋子又这么小,一看就知道没甚背景,是最好下手的对象。

    千岁气恼:“为何放他们离开?”这要是在晚上,她会让这两人恨不得自己没出生过。

    “还有不怀好意的,看了他们的惨状就不会再来。”所以他才洞开院门,就是方便这二人逃走,“再说放倒之后要怎样处置?我不是云城人,不想和官署打交道。”人生地不熟,他本能地不想惹麻烦。

    的确,若是将这两人打昏甚至打死了,处理后续是个麻烦。白猫一本正经道:“我可以将它们喂给琉璃灯,毁尸灭迹。”

    男孩微怔:“这两人身上也有灵气?”

    “万物受天地滋养,都有灵气,不过是多与少的问题。”千岁嘿嘿一声,“凡人平时不值得吃,但为了你,我可以勉强吞下,呃,让琉璃灯吞下去。”

    男孩“哦”了一声,仍不觉是个好办法。

    千岁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两人不会上门报仇?”

    “他们不会。”燕三郎却很笃定,“我在黟城见多了这种人。”

    邻居们都走出来,等了半天也没见着火警,于是念叨了两句又回去了。男孩趁机收拾房屋,扶起翻倒的家具,终于等到巷子里的骚动完全平息。

    他打算出门了。

    不过这个时候,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今天什么日子,家中来客不少啊?谅那两个小贼不敢折返,燕三郎趴在门缝看了一眼,就把门打开了。

    站在外头的,是石星兰的女儿青儿,那张小脸耷拉着:“三哥哥,我能在你家呆一会儿吗?”

    “进来。”救命之恩加同窗之谊,燕三郎对他也很熟悉了,当下让他进院。

    “出什么事了?”

    “苏叔叔和娘亲吵架了。”青儿嘟着嘴道,“我不想呆在家里。”

    看起来那么恩爱的一对,也会吵架?千岁想起春及堂里两人对坐着吃面的场景。

    燕三郎对此无感,抓了一把瓜子给青儿:“吃。”

    青儿头一次进燕三郎的院子,左顾右盼,目光很快被站在石桌上的白猫吸引。

    这猫儿太漂亮啦,两只眼睛还是不同颜色呢。他凑了过去,眼里都是渴望,瓜子也不吃了:“我能摸摸它吗?”

    这个嘛?男孩挠了挠头,看见白猫正在舔爪子,漂亮的小脸面无表情,可是眼里透出点点杀气。

    “她敢?”她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

    所以,标准答案是不能吧?

    “这猫儿脾气坏极,会抓人。”

    青儿“啊”了一声,见到猫咪傲慢的模样也有些害怕:“它抓过三哥哥吗?”

    “抓过。”何止一次?只不过他没被抓破皮,不像方才被毁容的小贼那么倒霉。

    青儿懂了:“所以上次猫儿惨叫,是你在训练它对不对?”

    白猫的动作顿住了。

    燕三郎:呀,不妙。

    “谁惨叫了!”千岁的声音怒(www.shubaojie.com)气冲冲,差点儿把他耳膜震破,“你快把这讨厌的小鬼撵走,不然我让她马上惨叫!”

    “青儿。”燕三郎赶紧将孩子带离石桌边,随口转移他注意力,“苏玉言怎么会和先生吵架?”

    “我也不知,方才还听苏叔叔说什么‘求你,这是最后一次’。”

    话音刚落,燕三郎就听见千岁“嗤”地一声笑:“真荤。这事儿也吵得起来?”

    昏什么?男孩不懂,就听青儿接着道:“苏叔叔最近常来,和娘亲关起房门说话。等他走后,娘亲总是一个人坐着,不高兴。”

    燕三郎沉吟,回想自己最近几天上学,石星兰虽然温声细语一如既往,但眉间确实有几分忧色,显然心里存着疑难不得排解。

    他陪孩子说了几句话,外头就传来了石星兰呼唤女儿的声音。

    看来,苏玉言已经离开了。

    燕三郎打开门,把青儿送了出去。

    ……

    经过这两桩插曲,燕三郎赶到城南已经是申时过半。

    拍卖行由背后的各家商会主理,也不是成天都在拍卖东西。这会儿只有两家开放了场地。

    “那家龙游商会招牌大,先从他家看起。”千岁建议道,“否则你从末次看到最好,价格只会越来越高,越来越让你沮丧。”

    这是指点还是泼他冷水?不过男孩的确也这么做了。

    这地方却是个“回”字形结构,影壁后头的天井连着游廊。龙游商会由私家大宅改建,绿树掩映下,每间厢房和耳房中售卖的品类都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

    琳琅满目,叹为观止——至少对燕三郎这样的小土包子而已。

    从这里就看出商会的心机:得逛上大半圈,把货物看个七八成,客人才能走到拍卖物件的正厅。

    燕三郎看得目不暇接。单说前头的房间,那里面的柜子几乎顶天立地,每一格都只有雀儿巢大小,两个客人从他身边走过,他就听见一句:“龙游商会的灵药是强项。”

    不多时,正厅到了。

    这是商会最气派宽敞的一处,至少可容二百散客,并且二楼还有包房,帷幕低垂,给注重隐私的客人使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