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金楼鸿
    她越急,金楼鸿越享受这种感觉,尤其是想打他又打不过他,那种束手无策的样子。

    温然一都快急死了,看来她真的是不该来这个诗词大会的,真是危机重重,刚出发就有人来暗杀,如今又被人劫走。

    这要是被爹娘知道了,恐怕要心疼死了,她是他们的女儿啊,怎么可以遭受到如此虐待?

    金楼鸿见时机差不多了,颔首道:“被人追杀的话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不一定,也有可能是别的事。”

    他早就料到温然一会这么问,他也算到了以后她会发生什么机遇,只不过,天机不可泄露。

    温然一不解,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以后可能会英年早逝?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可是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文墨四宝吗?

    他看出了温然一的困惑,自发的去帮她解释道:“你别看这个东西很普通,就连在书坊里也能买到,它是被人施了巫术,得到它的人,将来会遭遇大劫。”

    而且此劫难会让她伤心欲绝,一夜之间性青大变,但不代表这不是一件好事?

    意思就是说她得到这个东西是她活该吗?她就知道自己不应该来,更不应该答应秦辰安的请求。

    不过他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的,难道他就是参与其中的一个吗?

    不等她再发出疑问,金楼鸿又为她解释道:“你以为这个信函会无缘无故的到你手上吗?它一定是有契机的。”

    只有三个人拥有这个信封,想必她知道是哪三个人,如今她觉得自己像是卷入了两国之间的纷争,这来的悄无声息,也太无辜了吧?

    温然一现在对金楼鸿的身份愈发好奇,他究竟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而且他也是有信函的其中之一。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有什么企图?”

    她开始恐惧,希望秦辰安他们能够快点找到她,她想回家了,她想爹娘了。

    念此,她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为什么她总是这么顽劣,不肯听爹娘的话,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看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是十分有道理的。

    他见温然一哭了,一下子慌忙无措了起来,他也没把她怎么样啊,怎么就哭了呢?

    “你…你别哭啊,我说,我把事情全都告诉你。”

    再这样瞒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了,要是以后再告诉她真相,那时的她可能就要恨他了。

    虽然他现在进退两难,要是提前说了,那个人也会怪他,但是他最见不得女人哭啊,一哭起来他就不知该怎么办了。

    温然一听到他肯告诉她时,连忙用袖子把泪水擦干净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在等他说出真相。

    金楼鸿感觉自己上当了,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要是又出尔反尔的话,她再苦,自己会有深深的罪恶感。

    “我是伊国人没错,同时我也是伊国的大祭司,擅长各种巫蛊,也能预测天机,所有人的未来我都能料得到。”

    可以很直白的说,这个奖品就是他施的巫术,他也算到了温然一最后会得到它,所以才会毫无怀疑的设下了号令。

    此法虽然恶毒也十分凶险,可是等温然一熬过了灾祸之后,一切都会有好转的,她的好日子会接踵而来。

    温然一听得有点糊涂,大祭司?她怎么第一次听到这种人,不过听到他说他擅长巫蛊时,心中猜测文墨四宝被他施了咒。

    金楼鸿点了点头,默(www.zhaishuyuan.cc)认了他就是幕后黑手,至于这个请帖,也是他让林洛岚故意给她的。

    他早就听说温然一擅长诗词歌赋,对于这方面自然十分有研究,所以要以诗词大会为诱饵让她过来。

    其实早在两年前,林洛岚就已经为现在的计划做好了铺垫,当时就是为了让温然一完全相信他,这才举办了琴艺大赛。

    当时他早就认出来了这个女扮男装的人是温然一,不过他没阻止,继续让她表演,没想到她的琴技的确炉火纯青,所以这个获胜者,她当之无愧。

    那本《诗词真传》也是他写的,就是让温然一对诗词产生浓厚的兴趣,好方便这次引她过来。

    “那这么说,我得到的这个东西,就是你干的对不对,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与大祭司似乎没有结过仇吧?”

    她发现自从她及笄之后,什么麻烦事都接二连三的出现了,让她猝不及防。

    如今她又不知怎的,惹到别的国去了,而且还是一个大祭司。她从小听娘说起过,巫术是最邪恶的东西,万万不可被巫蛊师盯上,否则以后必定多灾多难。

    现在可不就应验了娘说的话了吗?她现在的确是多灾多难,看来是被巫蛊师盯上了。

    “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以为你爹就只是个尚书大人吗?”

    他早就算到了温书拂以后的下场,只不过他不忍心跟她说,怕她会承受不住打击。

    温然一现在很绝望,她都已经这么倒霉了,为什么她爹也要出事了?现在她开始相信金楼鸿说的话了可是对于爹爹的事,她更是放在心上。

    “我爹难道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尚书大人吗?他还有什么身份?我劝你最好慎重说话,谁都不能诋毁我爹。”

    既然她已经被盯上了,如今说话也更加的毫无遮拦,该是什么脾气,就要怎么发泄出来。

    金楼鸿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温然一,看来时候不久了,尚书府一家快要消失了,他现在能帮她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真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她见金楼鸿迟迟不说话,心中焦虑万分,爹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你快点说啊,是不是我爹在贵州出了什么事?”

    她看过地图,贵州和洛州相差的距离并不远,快马加鞭,半个月就能赶到,如果爹真的出事了,那她现在就要启程去贵州。

    金楼鸿从容淡定的摇摇头道:“你不要着急,你爹和你娘在贵州安生的很,现在只是时候未到罢了,我不再多说,天机不可泄露啊。”

    只要她知道,他是一定不会害她的,毕竟以后可是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呢。

    ------题外话------

    二更晚啦,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可是再怎么忙碌也不能忘记给各位小可爱更新呀~求收藏啦~

    (https://c/chapter/63914_2655223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