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勉强不丑
    谢景衣挑了颜料,领着青萍慢悠悠的朝着家中走去,过了腊八,年味越发的浓郁

    谢家大门前头,围了好些爬上爬下的小厮,乘着今日日头好,扫尘擦门不亦乐乎临安城常年都是阴雨绵绵的,整个腊月里,也不知道能有几个这样的干爽的天儿

    一进到后院,小小的花园里,到处都是竹篙儿,上头挂满了锦被冬衣

    谢景衣走了过去,吸了吸鼻子,被褥一旦被晒过,会散发出来一股子烤肉的香味,让人觉得满满都是幸福

    她今日的确是很高兴,不出意外,她阿爹来年一定能够升迁了

    “你又去哪儿野了,你明日就要独自一人去赴宴,阿娘昨儿想着你要穿什么衣,送什么礼,若是遇到了事儿,该如何做,想得一夜都没有睡着,好不容易捱到天亮了,去你小院一瞧,影儿都不见一个”

    翟氏说着,从被褥后头走了出来,伸出手指戳了戳谢景衣的额头,“你说说你,心怎么这么大呢,也不知道像了谁!”

    谢景衣吐了吐舌头,提起早就准备好的颜料,笑道,“阿娘错怪我了,我画画用的石青同石黄没有了,所以才出去买了一些,途经新开的那家大碗茶,想着阿娘喜欢吃点心,便又买了些梅花糕来为了买到最热乎的,我可是在那儿等着揭锅呐”

    “阿娘,快快快,快尝尝”

    翟氏的脸色好看了几分,“你呀,就是一张嘴甜,阿娘说不过你明儿个你去贺寿,总不好空着手去,阿娘给你准备了一柄玉如意,遣人送去你屋子里了衣衫也准备好了,你且回去试试,若是不合身,叫青萍快快的给你改改”

    谢景衣手心微酸,她不回房看,都知道那柄白玉如意,是翟氏嫁妆里难得的好物件

    原本是打算留给谢景娴陪嫁用的,上辈子他们初入侯府,宛若无根浮萍,翟氏把这个送给了侯爷夫人,却不想被认为商户多金,成了她们狮子大开口的开始

    “阿娘想岔了,这会儿正关系阿爹升迁,若是咱们给宋知州夫人送这么重的厚礼,难免被人诟病,留下说辞那帖子是宋光熙写的,又只邀请了我一个,怕是考虑到了这些呢这玉如意,阿娘还是留给大姐当嫁妆吧,如意如意,如意郎君!”

    翟氏皱了皱眉头,狐疑的看了谢景衣一眼,“当真如此?你确定不是小气舍不得?”

    谢景衣嘿嘿一笑,她的确是舍不得啊!

    “阿娘说的哪里话!我是那样的人吗?”谢景衣说着,提了提手里的颜料,“阿娘且放心,我绝对不会得罪人的再说下去,点心都要凉了我先回去试衣衫了啊!”

    她说着,一个闪身,拽着青萍就走了,留下翟氏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怎地,谢景衣虽然年纪下,但是说话竟然有一种莫名的见多识广之感,让人信服,虽然荒谬,但她觉得女儿说的话,的确是很有道理

    主仆二人一路疾行,朝着小院走去,“三娘子,您可真聪明,连柴公子都要寻你问策,听您的去乡下采风问民情,夫人也都听您的,您怎么就懂得那么多呢,奴总是脑袋空空的,一晃荡,还有回响”

    谢景衣脚下一晃,差点没有被青萍逗死,这姑娘咋这么憨啊!

    “我有那么好心?我是想着,咱们那蓝花布不是就要开始卖了么?旁的人要学起来,总是要废一番功夫,但是柴祐琛不同啊,万一他叫人快马加鞭,去宫中弄了花板来,岂不是要抢我生意?”

    “先把他忽悠走了,等我这边拔了头筹,他再回来,也无济于事了知否?”

    青萍僵硬在了原地,艰难的扭过头去,远瞭了一下隔墙的齐国公府

    可怜齐二公子,对此一无所知

    ……

    翌日,知州府

    “熙儿,你今日怎么心不在焉的”说话的是一个鹅蛋脸的小娘子,她浓眉大眼的,头戴玉冠,腰悬宝剑,翘着二郎腿儿,一举一动自带英气,正是那两浙路转运使家的独生女儿,杭州城里花名在外的女公子关慧知

    关家往祖上数三代都是武将,到了这一代,只得关慧知一女,打小儿当做男儿养着,日后那是要招赘婿的关转运使脾气火爆又宝贝关慧知得紧,是以她这副模样,也没有人敢妄加议论

    宋光熙又往门口望了一眼,“徐子新你晓得吧?”

    关慧知摇了摇头,“两浙地界的美人儿,我都认识,既然不记得她,想必是个丑的丑人莫提,提了反胃”

    宋光熙无言以对,这世上能让关慧知温柔以待的,估摸只有谢景音了

    想到谢景音,宋光熙又接着说道,“徐子新你不认识,谢景音你总认识吧?上回在徐府,徐子新还想黏上柴二郎,她也不照照自己个,以为攀上了杜娘子,就算是个什么角色了”

    “她家要踩谢家,还让我阿娘去抬轿,好生晦气,我当场就怼回去了这也便罢了,我发现谢景音家的那个幺妹儿,同我脾性相投,这不今日也给她下了帖子”

    关慧知抖着的二郎腿一停,“景音受气了?”

    宋光熙摇了摇头,“不是谢景音”

    关慧知有些意兴阑珊,又靠了下去,抖起腿来,一旁的女婢忙往她嘴中塞了一小块点心,“她妹妹我也见过,勉强不丑”

    宋光熙一愣,“你对她的评价倒是不低”

    毕竟关慧知管人间绝色叫美人,管美人叫勉强不丑,其他人全是一个字丑!

    宋光熙说着,往那月亮门一瞅,忙不迭的站起了身,欢喜的叫道,“谢景衣,这里这里!”

    关慧知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这一看,竟然也站了起身

    谢景衣展露出了八颗牙嬷嬷标准笑,快步的走了过来,“宋家姐姐,我来迟了”

    宋光熙摆了摆手,惊讶的围着谢景衣转了个圈儿,“你这裙子,我怎地从未见过,快些告诉我是哪里做的,我也去做上一条,穿了气死徐子新哈哈,把她那红配绿,衬托得瓜皮似的”

    宋光熙说着,伸手摸了一把,这纱倒是寻常可见,裙子的模样也不新颖,可关键是裙上的画,没有错,就是画谢景衣把江南烟雨,穿到自己身上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