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76章 他还不是一样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半晌,那边沉声问道“司雀舫同你说的?”

    康琴心“嗯”了声,再问“小舅舅和他谈很重要的事情吗?”

    “他没告诉你?”叶岫问完又自答道“既然找你同去,再瞒着你就不合适了吧?”

    “我也不知他让我同去的原因。 https://”

    叶岫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片刻,忽而语重心长的道了句不相关的话“心儿,你即将上任广源银行代总经理的职务,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亦不小,该珍惜自己的名声。”

    康琴心稍稍思量后明白道“舅舅说的可是今晚我随二少去陆家舞会的事?”

    “向来好事不出门。丽华堂的酒宴还没散场,广播里就到处播报司二少和康氏千金同车赴宴的艳闻轶事了。”叶岫语气略带愁恼。

    “但这新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小舅舅,我都不放在心上,你又何必当真呢?”康琴心毫无所谓的语气,说完又意识到不妥,添道“你的叮嘱我记住了。”

    “你怎么能这般不在意?”叶岫似有不满。

    “这件事,最早还是我请二少帮忙的。”

    源头在何处,叶岫再清楚不过了,是以他才越发不悦,“上回银行遇到困难,你拒绝了我的帮忙,我只道你有更好的法子,也知你生性好强不愿向我开口。

    但结果却是赔上了自己的名誉。心儿,你是得不偿失。”

    “但您教我的,有时候生意场上的事需要用些手段。”

    “那你也不可以这样糟蹋自己的名声。等你爸妈回来,这满市里都传遍(www.fanwai.org)了你与司雀舫的绯闻,你要如何澄清?”

    “这种事捕风捉影的,我不承认,爸妈不会当真。”

    叶岫又问“你妈真问起来,你会否认吗?”

    康琴心尚疑虑,那边叶岫再道“我可听说,他在司家人面前是承认了与他你的关系。我虽不知你为何要应允他,但大家众口铄词,你还能违背约定否认?”

    “小舅舅,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康琴心已然反应过来了利害,但刚刚也曾尝试和司雀舫沟通了,奈何那边用“诚信”两字堵了回来。

    她亦甚为愁恼。

    “明日你不要去。”叶岫语气严肃。

    康琴心轻道“但我已经答应他了。”

    “我和他说就是。”

    “这不太好吧?”私心里,康琴心也不愿意毁诺。

    “你是答应了不得不去,还是自己心里就想去?”叶岫语气略显不耐,“你若还把我当舅舅,就不准去。”

    这话就言重了。

    康琴心有些低沉。

    叶岫像是也意识到了自己语气,缓了缓继续道“我和他谈的是生意,你在场会有影响。

    如果你实在不得不去,明早我派车去接你,你是我的外甥女,这种时候当然以叶家的立场出面。”

    康琴心思量了下,她只答应了司雀舫会去临泉茶楼,并没有承诺是以他女朋友的身份陪他过去,如此似乎也不算毁诺。

    “都听小舅舅的。”她知道对方有些生气了,不敢再触怒(www.shubaojie.com)。

    “等你明天到了,我再简单与你说说。”叶岫话落,又问道,“最近你还好吧?我听说沈家也派了人过去保护你,没再遇到什么危险吧?”

    “有你和沈家的人跟着,我再安全不过了。”康琴心语气轻俏,想逗他开心。

    “沈家有心了,不过你本来也是受了沈君兰的连累。”

    提到沈家,康琴心开口道“小舅舅,你对沈家知道多少?”

    “你指什么?沈家海上的生意还是家族内务?”

    “那位沈二老爷。”

    叶岫皱眉思忖了会,答道“沈英豪素来冷面,是沈家海上的一把手,毕竟掌管着那么多人手,处事有手腕,也有些不近人情。怎么,他寻你麻烦了吗?”

    “倒不是寻我麻烦,是为沈君兰考虑。小舅舅若是方便的话,我想借两个人盯着他。沈家二老爷身份贵重,出行都有许多保镖跟着,等闲之人根本盯不住。”

    叶岫应道“这不是什么难事,我吩咐陆遇安排人手就成。但这是沈家家事,我们作为外人,干预这些总不太好。”

    “能盯就盯,只要别被沈家发现了就好。若是不方便,就撤了,不要影响叶家和沈家关系就好。”

    “沈家的事你插手不了,如果有情况还是得知会我,我替你处理。”“谢谢小舅舅的提醒,我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可能还和我上回天河桥的事有关。”康琴心倒不知该从何说起了,正犹豫着见魏悦希从卫生间出来,忙道“小舅舅,我明日

    再和你说,这边有点事情。”

    叶岫正好奇想追问,便听电话里传来“表姐”的唤声,只得应声挂断。

    康琴心将温热的米粥递过去,关切道“快吃点东西,一晚上只喝酒了吧?”

    “表姐,我不饿。”魏悦希坐在床边。

    “不饿也要吃点。”康琴心语气严肃。

    魏悦希看了她眼,勉强接过吃了两勺,捧着碗问她“表姐刚刚和谁打电话?”

    “和小舅舅,我明日要去他那一趟。”

    “我不才从那边搬回来不久吗?”

    “有点事情处理。”康琴心催她,“再吃点。”

    “给我家打电话了吗?”

    “刚吩咐朱婶打过了,你放心。”

    “这就好。”魏悦希长吁一口气,“若让我妈见我这副模样,非得骂惨我。”

    康琴心站在那望着她,叹息道“你还知道害怕?本来开开心心去参加宴会,怎么弄成这样子?言卿见了很担心,还自责没照顾好你。”

    “这和她有什么干系?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阿希。”康琴心忽而语气严肃,“有些事,别想了。”

    她话刚出,魏悦希的眼眸就红了。

    那样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让人心生不忍,康琴心坐在旁边,握着她的手细语道“我与他相识这么多年,他的性格我了解几分。

    若是拒绝你,便是当真没有那份心思。他平时虽然不怎么表露,但心性却是极坚定的。”

    “他告诉表姐了?”魏悦希问完又飞速低头。

    “这种事事关你隐私,他自然不会主动说起。我只是见你这般失意伤心,略猜到几分罢了。”康琴心柔声安抚,“早些说明白了,你也能早日看开。”魏悦希别嘴道“他还不是一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