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2章 岳托之死
    “岳托呢?”韩大山喝问道

    “保护王爷!”残存的清兵突然爆喝一声,发疯似的向韩大山和他麾下的骆驼骑兵冲来

    这时候双方距离太近了,明军倘若骑骆驼来的话不及提速,清军若是骑马也一样来不及提速,双方都是下了马下了骆驼,相距不过十多步,双方对峙

    “砰砰砰”铳声轰鸣,冲过来的清兵一个接一个倒下

    明狗火器不是刚刚打了一轮了?也没见到他们装填子弹啊,怎么又发射了?一名白甲兵不甘心的倒下,失去了光泽的眼睛睁圆了看着天空

    其实那是短铳,每一名骆驼骑兵身上都写得两支短铳,这种短铳不需要火绳,是一种自生火铳,但又不是李国栋买来的和自制的少量的狗锁式燧发枪,而是毕懋康造的转轮式自生火铳

    毕懋康造的自生火铳,就是一种转轮式打火枪,和真正的燧发枪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转轮式打火枪的结构复杂,装填麻烦,清理火药困难,但是技术成熟,而且对弹簧的要求低得多,因为那是一种发条式的弹簧,带动钢轮转动,摩擦火石,点燃药池内的引药,再引燃发射药

    李国栋因为优秀的弹簧钢产量太低,无法大规模装备燧发枪,所以偶尔生产出来的优秀弹簧钢,都被他拿来打造线膛枪

    线膛枪数量极少,而且因为装填速度非常慢,所以不能配备给线列步兵,只能用来培养一批优秀的神枪手,用来充当散兵

    短铳这种武器,是准备大规模装备给火器兵和骑兵用的,而火绳短铳使用起来极不方便,短铳平时插在腰间,总不能点燃了火绳还把短铳插在腰间吧?对短铳的要求,就是拔出来就能射击,所以李国栋采取了毕懋康造的转轮式打火自生火铳

    清兵根本没料到,这些明军骆驼兵每个人身上居然都有两支自生短火铳!结果在近距离上被打得死伤惨重

    只是火铳手也不可能一颗子弹击毙一名清兵,五百多名火铳兵一转眼就打完了全部的子弹,不少清兵被打成了马蜂窝,但还剩下大约八十多名清兵冲到了跟前

    按照当年军队的正常情况,六百多名清兵折损了八成以上了,按道理早已崩溃可是这些清兵都是为了保护岳托,清军军纪严酷,倘若岳托死了的话,这些充当岳托贴身护卫的巴牙喇兵,回去之后要全部被斩首所以他们这时候能不能活下来都已经无所谓了残存的八十多名清兵,就像是保护幼崽的野兽,发疯似的冲到明军跟前

    “明狗火铳打完了!”

    “小王爷已死,我们当奴才的要保护好王爷!”

    八十多名清兵已经冲到明军跟前,却见这些明军火铳兵转眼就变成了短矛兵,每个人的手中持一支五尺短矛,还有一些火铳兵变成刀牌手看,其中甚至还有十多名壮实得像棕熊一样的大斧兵,好吧,其实他们就和棕熊差不多,因为在后世,他们的名字叫毛熊

    其实所谓的短矛,就是火铳加上刺刀而一些肉搏能力强的火铳兵,配备有盾牌钢刀;而那些罗刹兵,自然是一人持一柄大斧

    一场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韩大山手持大斧,一斧一个,连续劈翻了三名白甲兵,自己也多处受伤结成铳剑阵的火铳兵手持像短矛一样的火铳,以刺刀迎敌,当然他们不是白甲兵的对手,平均损失两三个人,才换到一名清兵而十多名罗刹兵,每个都是神勇无敌的战士,面对冲过来的清兵,他们一斧头就结果了一个,最后十多名罗刹兵只有一人阵亡,五人受伤,其中一名重伤,其余的都是轻伤

    “抓住岳托了!”有人兴奋的大喊大叫

    韩大山向那名喊叫的士兵走去,只见一匹战马的背上绑着岳托,岳托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只剩下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身躯才能证明他还是一个活人

    “哈哈哈!”韩大山看着双目紧闭的岳托哈哈大笑:“岳托!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岳托微微睁开了眼睛:“别吵我,让我安静一下!”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虏酋岳托已经身患重病快要死了,看这样子,估计押不到京城就得死在半路上”韩大山说道

    一名士兵上来看了岳托一眼,惊叫一声:“不好!岳托染上的是痘疮!千万别碰他!否则我们都有危险!”

    “按道理,应当杀了他,再把尸体火化了,可是那样我们功劳就小了很多”一名士兵道

    能把岳托活的押去京城献俘,可是比杀了岳托,捧着一罐骨灰去京城的功劳要大得多了,要是一刀砍了他,为了避免被天花传染,还不得不把尸体火化了

    李国栋带着人赶来,见到了奄奄一息的岳托

    “李老二,若不是本王病重,又岂能给你机会!既然今天落入你手里,你赢了!可是你胜之不武还望你行行好,一刀杀了我吧,反正本王也没几天好活了”发高烧的岳托睁开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对李国栋说道

    “此人和我们斗了十年,今天快死了,既然得的是痘疮,为了避免我们的人染上病,还是一刀杀了他,把尸体用石灰腌了”李国栋道

    一名士兵一刀刺入了岳托心窝,岳托痛得睁开眼睛大叫一声,过了一会儿,他只觉得十分疲倦,缓缓的闭上眼睛,从此大清入主中原,成就霸业的事情和他再也无关了

    岳托的尸体被用石灰消毒了,李国栋令人把岳托的尸体绑在一根木桩上,直立放在一辆车上罗洛浑的尸体也被绑在木桩上,以车拉着,再把其余的清兵尸体首级都割下来,带回济南城内

    “岳托和罗洛浑都死了,现在要解决罗洛宏了!让他们父子三人整整齐齐送去京城!”李国栋道

    有逃出来的清兵跑去了小崮山一带,向罗洛宏禀报了清军大营遇袭,岳托和罗洛浑被杀一事

    “阿玛啊!”罗洛宏哭晕在地

    杜度等人连忙上来,给他掐了一下人中,过了一会儿,罗洛宏缓缓苏醒过来,他咬牙切齿的大吼:“传我令下,速回济南!必须攻破济南,为阿玛报仇!”

    “小侄啊,我军中了李老二的毒计,已经败了,若是以这点兵力去济南,岂不是自投罗网?我们还是赶快往北撤军,先同睿亲王会师,等到会师之后再去攻打济南吧!”杜度劝道

    “好,那就全依杜度叔您的”罗洛宏也知道自己现在去济南,是白白去送死,于是准备撤军北上同多尔衮的主力会师

    只是李国栋不会让罗洛宏和杜度跑了,他率领两千六百重骑和三千骆驼兵,还有济南城内的五百德王府兵,去拦截清军的退路从巨鹿赶来的一万四千步兵也赶到了

    对岸的杨国柱和虎大威发现清军撤退了,于是架起浮桥,渡过中川水,跟在清军后面追击不久之后,就遇上了李国栋派来接应他们的一队明军夜不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