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41章 他跟老婆讨价还价
    本来不想打电话给堡主的,但为了安抚水月和镜花的情绪,只好打了。

    只要听到堡主的话音,罗阳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她那骇人的样子。

    电话很快打通了,罗阳先说道:“藤姐老婆好。”

    他是笑着说的。

    无缘无故的跟堡主和水妹二人拜了天地,做了夫妻,这真是上天弄人,罗阳很无奈。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堡主那如同从地狱传上来的沙哑声音:“你是我的!”

    听这话,罗阳浑身起鸡皮疙瘩。

    但他还想要从堡主嘴里打探出第二把血煞子的下落,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跟堡主做夫妻了。

    “藤姐老婆,帮我也向水妹老婆问声好。”罗阳说道。

    “行!我还以为你不再来天江市了!”堡主话锋忽然一转。

    罗阳吓了一跳。

    “藤姐老婆,你交给我的任务,我都还没有完成,我怎么可能不来天江市?”罗阳反问一句。

    堡主听了挺受用的。

    “呵,你知道就好!据说你们又要进祭坛里了,这次要尽快找到血煞子!血煞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堡主怪笑道。

    听着那可怖的笑声,罗阳头皮发麻。

    但水月和镜花在旁边,他只得脸带微笑。

    讲真,想做影帝,当真不容易。

    “藤姐老婆,我发过誓的,一定要帮你拿到血煞子。你放心好了。”罗阳说道。

    “等你帮我拿到血煞子了,你就过来和我住。嘻嘻,你是我的!”堡主说道。

    听了这话,罗阳险些晕倒在地。

    若要天天跟堡主同床共枕,罗阳宁愿去跟阎罗王喝下午茶。

    心里不同意,嘴里却说道:“藤姐老婆,我也是那样想的。等完成了任务,我要跟你,还有水妹老婆天天在一起。”

    电话那头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会子。

    随即堡主好像记起了什么,问道:“她们给你了?”

    她是指水月和镜花。

    “给了,给了。”罗阳一迭声道。

    堡主把水月和镜花安排在罗阳身边,就是让她俩做她的线眼。

    结果罗阳回宏运大队了,水月和镜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堡主。

    这事很严重。

    在堡主看来,她当初的目的失效了。

    现今水月和镜花好像已成了罗阳的心腹,这是堡主不能接受的。

    “既然她们给了你,那我再安排其他姑娘给你。”堡主说道。

    手机就算不开扬声器,因水月和镜花分坐罗阳左右两边,那么近,她们同样能听清罗阳和堡主讲电话的内容。

    水月和镜花都是聪明的女生,一听堡主的话,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从她俩那惊慌不安的脸色,便知她们很惶惧。

    罗阳伸手先后握了握水月和镜花的手,示意她们别慌。

    “藤姐老婆,不用换,我挺喜欢她们的。”罗阳说道。

    他这样说,那更使堡主猜疑和不快。

    本来就是担心水月和镜花成为罗阳的心腹,才要调回去的,换新的女生给罗阳享受,当然也是堡主新的线眼。

    “不!我要她们服侍!我会安排别的姑娘给你!”堡主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道。

    水月和镜花听了,都快要哭了。

    她俩的娇躯在微微哆嗦着,可知她们每个毛孔都盛满了恐惧。

    罗阳只得分别悄悄啄了啄水月和镜花的红唇,先安抚一下她们的心情。

    随后说道:“藤姐老婆,我还要她们帮忙做事,我离不开她们的。不用换了。”

    不是罗阳听不出堡主的意思,但他又没别的理由可说,只能这样说了。

    堡主冷道:“你现在跟她们说,让她们回来!”

    这分明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罗阳都替水月和镜花感到担心,本来想继续利用她们来瞒住堡主的视线,不意情况却变得这么糟糕。

    若水月和镜花被堡主弄死了,那罗阳会很内疚。

    换言之,他现今必须要救水月和镜花。

    不用多想,若水月和镜花回到堡主和水妹的身边,她俩绝对是没好果子吃的。

    左右扫视一眼,见水月和镜花吓得花容失色,罗阳也替她们捏两把汗。

    这事主要责任在罗阳身上。

    是以,他若不全力救水月和镜花,实在是对不起她们。

    当时不让水月和镜花打电话给堡主,汇报罗阳回宏运大队这事,主要是考虑到担心堡主不同意,届时回不了村子。

    罗阳回家过中秋节,那是目的之一,但不是最重要的。

    花袭伊将众美人带来天江市旅游,就是要用美人们来要胁罗阳,让他乖乖听话帮她拿血煞子。

    有了机会,罗阳自然要把众美人送回宏运大队,他才能专心来争夺血煞子。

    若被堡主拦阻,不能带美人们回村子里,那对罗阳而言是一件特别严重的事儿。

    如此一来,罗阳便让水月和镜花先不告诉堡主。

    结果不料却闹出这一棘手的麻烦。

    实属出乎罗阳的意料之外,听堡主的意思,那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又分别轻轻啄了啄水月和镜花的红唇,先安慰一下她们,然后才说道:“藤姐老婆,听我说,月姐老婆和镜姐老婆很会服侍人,我很喜欢让她们服侍,你就让她们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女生天生就爱吃醋。

    堡主一听罗阳说对水月和镜花特别有兴趣,便惹起了堡主的醋意。

    何况她也不想让水月和镜花成为罗阳的心腹,那对她争夺血煞子很不利。

    “不行!让水月听电话!”堡主命令道。

    由此也可以看出,虽说罗阳是堡主的老公,但堡主同时也在利用他替她做事,并非是同等的身份地位。

    听了堡主的话,水月和镜花同时娇躯猛地颤了颤,可知她们已很害怕了。

    在这种时候,罗阳感觉用正常的方法没能说服堡主,得出奇制胜才行。

    不过又有一个问题,剑走偏锋,若成事了,则事半功倍,不然会使情况进一步恶化。

    原本堡主可能只是惩罚一下水月和镜花,被罗阳弄了弄,结果或许会致使水月和镜花丢掉性命。

    这事挺烦人的。

    做吧,又不太妥;不做吧,也不行。

    在这种选择的十字路口,罗阳得集中精神来作出决定。

    心一横,罗阳知道该怎么做了。

    再看水月和镜花,见她们已脸无人色了,吓成这样,挺可怜的。

    罗阳又分别轻轻啄了啄她们的红唇,向她们露出一个对人畜无害的阳光笑容。

    情绪是会感染的。

    若罗阳也现出惊慌的样子,那会使水月和镜花更畏惧。

    他对她们笑,那是要让她们感觉到他是有把握解决眼前这个麻烦的。

    果然,水月和镜花都回报罗阳一个浅笑,只是带着苦涩与恐惧,看起来很不自然。

    (https://c/chapter/52910_48467724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