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扭转局势(下)
    “沙城之安危,关乎周围的安定,吴小兄弟,若有祛除沙魑之法,不妨之言,我杀狼佣兵团定然眉头不皱一下。”

    罕铁尔也是微微拱手道:“还请吴伟小兄弟指点。”

    吴伟真正在意的并非是眼前的沙魑,要消灭眼前的沙魑,方法海了去了,用真正的焚尸火阵,或者用破天式,都可以将这数百只沙魑消灭,但是如此一来看,却是治标不治本,若是不逮到这些沙魑背后的操控者,待得来日,便又是为祸一方。

    更不用说,吴伟心中自有个小算盘,便是那只沙魑女王虫。据记载,沙魑女王虫,个头不大,战力不强,但是却是属于稀有一列,拥有沙魑女王虫的驭兽者,除了能够操控上千只沙魑之外,更能够凭借其勘探出地脉之下的血晶乃至血源晶等富含印力的矿脉。

    有了这女王虫,就等于有了一只活生生的血晶探测仪。

    只不过那背后的驭兽者却是狡猾异常,愣是远远的躲了起来,竟是连柴柴的鼻子都没能发现。

    此刻的不远处的沙丘上,柴柴正一脸警惕地探查着四周的波动,只不过在没有收到吴伟的指令之前,它必须按耐不动。

    “有诸位相助,那定然是再好不过?”吴伟笑着将计划说了一遍(www.fanwai.org)。

    “吴伟小兄弟的意思是要我们让出防线,让对方将货物抬走?”杜琅闻声,眉头微皱,就这么让对方将货物抬走,这对杀狼佣兵团的声誉可是一大打击。

    “正是,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根据蛛丝马迹寻找到驭兽者的所在,女王虫本身的气息极小,更有可能**控者隐藏了踪迹,若是要完美的解决,找到对方是唯一的法子。”

    “为此,就需要诸位的配合,当然,几位若是不想冒险,在下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不过,失去了这次机会,下次要抓到对方,那就是不知何时了。”

    眼下杀狼佣兵团已是伤亡过半,既然有机会,定然保存实力再战更为稳妥。

    只不过……

    杜琅似是心中下了决定,沉吟道:“吴伟阁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今日杀狼佣兵团遭此大劫,在下也想看看,这袭击我们的幕后主使究竟是谁?毒牙佣兵团的傅乐极固然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但是杜某还不信,只凭他,就有这么大胆子!”

    “那就劳烦两位团长配合了。”

    “无妨,既能帮得上吴伟小兄弟,又能够为沙城免去一场灾祸,还能为我杀狼佣兵团雪恨,这一石三鸟的事,何乐而不为。”

    营地之内,杜馨儿收拢众人,向众人传达了撤退的计划,伤者先行,其余者殿后。

    既是团长命令,自然无人有疑问,唯独是巴依思老爷,却是一脸的愁容,毕竟都是自家的货物,尽管杜琅一再保证,此货只是拿来作为引敌之用,但是到最后能剩下多少去,却不好说了。

    巴依思一脸郁闷地赏了他个了白眼,惹得杜琅无奈苦笑。巴依思倒是不惧杜琅,毕竟在沙城还是附近的几座城镇,他有的是办法,但是吴伟此人路数不明,他却是惹不起。

    再加上吴伟先前出手的震慑,使得巴依思老爷不敢有半分的迟疑。若是惹得那吴伟一个不高兴,一个动手将他做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没法找谁说理去,还不如干脆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毕竟有杀狼佣兵团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巴依思只得一边宽慰自己一边冲吴伟挤出一张难看的笑脸来,不时还回头恋恋不舍地看看自己的货物与驼队。

    数十佣兵搀扶着彼此,在吴伟的带领下,动作利索地进入先前的地穴之内,借由此道退出营地,毫无疑问,要安全得多。

    不少佣兵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的背影,怀疑和恐惧兼而有之,然而当在看到洞穴下面的那具无头尸身和沿途的数十名毒牙佣兵团的佣兵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乖乖的闭了嘴。

    实力,在这沙漠之中,无疑是最好的明证。

    一路上之所见,便是连罕铁尔和杜琅也越加的凝重,若是说先前那火阵还可以用印阵符咒来解释,但是这地穴之中的一切,分明可以看出出手之人的动作干净利索,显是杀伐果决之辈。

    “你说这小子到底什么路数?”见得那傅乐极的尸身,罕铁尔心头微震,低声问道,“实力高超不说,而且似乎通宵诸多法门,我看那傅乐极的尸首,只怕是在一瞬之间被斩断头颅,绝非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比得上。”

    “莫非是东边的那些大家族的子弟。”

    “不是没有可能,待得此事了了,我们看看能否打听出些什么来,能结个善缘固然好,若是不成,也要以礼相待。”

    “馨儿知道。”杜馨儿看着前方的身影,微微点头道。

    在外围的火光逐渐熄灭之后,沙魑们再度逼近,只不过眼下没了杀狼兵团的阻拦,不过片刻,便涌入了营地之内。层层堆叠的货物边上,闪现出几道穿着沙漠黄褐色战服的男子,正是先前在外围潜伏的沙贼。

    “帮主,人数对不上,看样子跑了不少人。”

    “傅乐极那个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为首的男子带着双幽蓝色的眼睛,如同一只饿狼一般,此人正是这群沙贼的帮主,在杀狼佣兵团的前身之中与傅乐极算是平起平坐,此次正是应傅乐极相邀而来,做里应外合之势。

    只不过这营帐之中,却是根本不见傅乐极那伙人的身影,莫非对方坑了自己,不应该啊,这么大手笔的货物,怎么可能舍得。

    “东西都在这了?赶紧看看消息是否属实。”为首的男子问着正在清点货物的手下。

    “帮,帮主,没错,真的是……是血源晶!”血红色的石头在月色之下绽放出令人窒息的瑰丽,看得那检查的男子瞳孔微微放大。

    “老大,既然毒牙他们人不在,我们岂不是可以分得更多了。”

    “闭嘴,傅乐极那小子可不是好糊弄的,让兄弟们带回去,到时候分成三份,别忘了那天风大师那里要多准备些。”

    “帮主,那天风大师不就是一个老头,要这么多干嘛,按我说的话,我们少分他一点也没事。”

    “你个蠢才,那天风大师可是江州天武门下的一个长老,他们要在乌国做生意,找我们是看得起我们。若是惹得他们不开心,换掉我们不过是一句话的事。”那帮主恶狠狠地扫了不知趣的几人一眼。

    “是是”几名手下闻言,诺诺道。

    “大,大哥……这里,我们发现了条地道,应该是毒牙的人用来偷袭的。”一名手下匆忙赶至,只不过不知为何,他的脸色却是显得分外的难看。

    “那毒牙他们人呢?”

    “都,都死了!”来人哭丧着一张大脸,眼神之中透着一股恐慌。

    “死了?”当那为首男子看到了之后,才明白了此人的意思,洞穴之下横躺着两具尸首,一具应是傅乐极的,另一具正是先前与他们联系的内应。

    由此看来,他们的行动应是被杀狼团识破了,从而借道遁走。

    “帮,帮主,要不要追上去?”身侧之人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穷寇莫追,杀人是毒牙的任务,我们只负责劫财,赶紧让大伙儿把东西搬走。”为首男子的脸上亦是闪动着些许不明的恐慌之色,傅乐极的实力并不比他低,对方能够轻易地杀死傅乐极,自然也能够杀死他,尽管周围有着沙魑的包围,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是依旧(www.fqxs.net)感到瘆得慌。

    不远处,吴伟冷静地看着那群沙贼,驱赶着驼队拖着箱子缓缓离去,嘴角隐隐地露出一丝笑容来。

    “诸位,我们动身吧。”吴伟站起身来,对自愿跟随在在他身后的几人说道。

    曲曲折折的沙痕上,留下了沙魑和驼队奔走过的痕迹。那些瑟瑟发抖的骆驼们成了沙贼手中的战利品,许是因为沙魑被下了指令,所以并没有攻击除了人之外的生物。

    足足走了四五公里,一行沙贼方在一块崎岖不平的地面停下了脚步。

    随后,一道人影自沙丘之中阴暗处显现,正是在此久候了多时的天风大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