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冥界大团圆
    两万年前,颜苍初入世俗,对万事万物都是懵懂无知。

    唯坚信爱能化解一切苦扼,获得幸福,就像自己的父母。

    他们相爱,相守一生,他们爱他,所以用自己的全部为他化形。

    所以,他自也是励志,成年后要去红尘,寻一真心多所爱,方为无憾此生。

    可是,他的寻爱之路,却是因不得其法,而屡遭挫折。

    直到二百年后,他在林间遇一九尾白狐,方知爱为何物。

    他们携手看日月星辰,一起创立妖岛,建立妖族,如此,幸福满溢的过了五百年。

    一次天地浩劫,那时候还是匡爵的父亲凉佑任玉帝,掌管天界。

    他推测,此次浩劫唯有白狐之血方能化解。

    于是,颜苍的妻子白梵主动请缨,以自己的骨血与灵魂祭了天地。

    自那浩劫之后,凉佑也与妻子卸任了玉帝与王母之位,隐居在一个小山坳里。

    万年前,才传出二人坐化天地,融于乾坤的消息。

    白梵祭天之后,颜苍便一蹶不振,禅让妖君之位后便闭关修炼,两万年不曾再有他的什么消息。

    所以,颜苍其实是一头翼龙的事儿,除非那些两万岁以上的老人家有所耳闻。天下也就只剩颜苍事创建妖族的人,这一个认知了。

    没想到,时隔两万年,他竟又出来了,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颜染讲颜苍的过往,听的众人不禁唏嘘,没想到,颜苍还是个情种。

    ……

    云伊一行很快就快到冥界入口,期间路过北阴山,发现凝尘正在山头上望着天,那片天上黑云滚滚,因混了忘川水的阴气,黑云看起来低沉且不讨喜,所以并不怎么好看。

    云伊附身而下,打算去跟凝尘打个招呼,自打上次见过一面,她还没有机会再去看看他,听闻他是书仙,定是十分博学,不知会不会有一些关于食谱修灵的古书,她好借来瞧瞧。

    凝尘见着云伊,眼睛瞬间放了光,再见后面跟着一群妖魔鬼怪,那光芒里便杂了几分醋意。

    “云伊,你怎么来了?是特地来看我的吗”

    云伊还未来得及答话,颜染紧跟上便接道,“路过而已。”

    虽然没见过凝尘,可一看他这幅小白脸的模样,和那对发着光的眸子,他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

    凝尘脸色冷了冷,瞪了颜染一眼,接着又笑眯眯的看向云伊,“云伊,这个花公鸡是什么人?”说着竟将头转向月冥,“你怎么什么人都往云伊身边放,她单纯天真,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云伊回头看了眼月冥,只见他只哼了一声,并未有其他不妥之处,她这才又仔细看了眼颜染的打扮。

    别说,与大公鸡还真有几分相像。

    只见颜染不再是一袭白衣的风骚,倒是黑红搭配,红多黑少的流苏袍氅。

    难道,性情变了,审美也变了了?

    云伊看着颜染,颜染自然也望着云伊,望着望着,颜染红了。

    云伊见状,一个激灵,连忙道,“妖君如此风流倜傥,怎会像花公鸡,三界皆知,您是上天入地最美的一头狐狸,鸡的容颜岂能媲美。”

    颜染心满意足,慢慢扬起嘴角,“还是小伊伊的审美见解高深。”

    云伊松了一口气,

    一转头,却发现另一旁的月冥红了!

    今年流行红色美瞳吗?

    “呃……王上也是天上地下难得一见的美人?”

    难道王上也在意这个了?

    月冥一听,竟像个小媳妇似的,甩了袖子扭过头,一副娇嗔模样。

    一群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

    天地在翼龙后治理的那几千年里,龙凤两族联姻以为家常便饭,但多数后代却只表现出龙凤其中之一的性状,为龙或者为凤,只有少数后代天资聪颖,龙尾凤翼,虽说与翼龙后有些许差别,但世人依旧(www.fqxs.net)统称这一类后人为翼龙族。

    万年之后,翼龙族全族应劫,世上便再无翼龙一族。

    只是,世人皆知子珏与凤蚗育有一女,却无人知晓,在翼龙后茕芜出生的千年之后,他二人又生下一名男婴,男婴同样龙尾鳞翼,与茕芜的外貌别无二致,只是男婴先天缺少一魄,不能像正常的神兽一般出生变能化成人形。

    子珏与凤蚗带着男婴隐居避世,万年后,翼龙族族灭,子珏凤蚗伤心欲绝,二人用毕生修为化出了一魄补给男婴,男婴将将化形。

    又过千年,男婴长成成年男子的模样,在凡间偶遇九尾白狐,因此也成就一段旷世之恋。

    这个男婴唤作“颜苍”。

    “尊上,看妖君的样子,似乎不是与您一条心,您怎么能这样就将他放出去呢?”碧落规规矩矩立在颜苍身前,虽心中愤愤不平,却也不敢表露分毫。

    她初被带回妖界的时候,只将妖界当成散心的地方,根本没将这群凡间的小妖放在眼里。

    第二天,颜苍将她带到了一个地方,那地方大抵是妖界的祭坛,大大的广场中间有一个圆形的高台,高台中间祭着一汪泉水,碧落不明白颜苍带她来有何目的,只见他负手立在祭坛前面,人未动,风先起,碧落只感觉周身瞬间骤冷,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血液已经从自己身体的毛孔一滴滴的,慢慢的飞向了颜苍,而颜苍体内也同样飞出几滴黑色的东西,她不确定那是不是血,只见那黑色的东西和她的血液在空中混合之后,又慢慢飞回各自的体内。

    “你,你干什么?!”

    碧落手心出了许多冷汗,她从未如此恐惧过。

    她此刻的身体几乎动弹不得,又不知道被对面这个看不透的男人,施了什么不知名的妖法,她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这种未知的恐惧最是诛心。

    颜苍从容的转过身来,优雅一笑,“不用害怕,你的魂魄是无根神灵,所修血脉与本尊这上古之血融合,会创造出巨大的力量,你也能尽快升阶。”

    “这才是你带我来这里的真是目的?”碧落感受着血液回落的体温回升,心中的恐惧渐渐有所平复,却依旧(www.fqxs.net)心有余悸。

    “算是吧。”颜苍看着碧落,他不用去揣度碧落的情绪,因为不管碧落是接受还是排斥,对他而言都没有分别,他想得到的,没有能逃脱掉的,除了万年以来魂牵梦绕的那个她。

    “那现在你利用完了,我也没有用了,下一步是不是该处理掉没用的弃子了?”

    “不要那么着急,目前本尊还不能将你的血液与本尊的泉血完全融合,带到时机成熟,本尊自会再唤你过来。”

    碧落盯着颜苍不语,颜苍接着道,“你且先回天界,若有需要,本尊自会派人去告知你。”

    “你就那么自信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

    颜苍嗤了一声,“天界腐朽,已经不能再统治三界,是时候换个主人了……再者,你有九十八个兄长阿姊,你若跑了,本尊再去捉别的。”

    对于颜苍说的一系列,碧落没有愤怒(www.shubaojie.com)而暴走,而是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阵之后,转身回了天界,颜苍说的没错,眼下天界已经不是天地初开时的天界了,天界更是没有她的立锥之地,她在天界不过是个容器,她又何必还死守那份可有可无的道义

    。而眼下,对于碧落的疑问,颜苍自是没有回答,他自有他的算法。

    ……

    北阴山上,凝尘焚香抚琴,奏的是凤求凰,颜染坐在一旁吐了一口瓜子皮,“没劲,没劲,这什么破玩意,咿咿呀呀,没有找几个美人跳几曲来的养眼。”

    凝尘双手往琴弦上一拍,“你这个俗人懂什么?”继而又一脸讨好且希臆的望着云伊,“云伊,喜欢听吗?”

    云伊呆呆的回望着凝尘,十分诚恳的摇摇头,“倒是没有东坡神君的食谱来的有趣。”

    “……”

    “哈哈哈,本君的小伊伊果真品味不落俗套。”

    云伊回头看了看一路除了与颜染打架,却一直很安静的月冥,似乎这一路也不怎么愿意发号施令,便自作主张与凝尘道,“我们该回去了,凝尘。如果你寻到了什么好的食谱,便托人给我送信,我过来取,可好?”云伊从石头墩上起身,拍打拍打屁股上的灰。

    “云伊,你,这就要走吗?”

    云伊回头看着凝尘,不明白凝尘这失落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只见凝尘张了张嘴,又睨了眼月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旁的颜染起身,优雅的整理着衣袖,“有话便说,如此吞吐的模样,真真是浪费了那么好的一副皮囊。”

    “我!”凝尘不知是气的,或是别的什么原因,白皙的脸胖染了粉色,“云伊,你,可是有喜欢的人了?”他其实真正想问的是你可曾还记得千年以前?

    云伊一愣,在场上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颜染最先反应过来,来了一句,“自然,云伊看上了本君,这不是世人皆知的!”

    凝尘仿佛听不见颜染的话,只盯盯的看着云伊,将她看的十分不自在,云伊下意识转头看了看月冥,才回头讷讷道,“没有。”

    “好,好,既是没有,我就还有希望,我这就随你去冥界。”

    凝尘高兴的手舞足蹈,颜染冷冷的来一句,“你去冥界?眼下,你是这北阴山的守山之神,怎可擅离职守?”

    凝尘呵呵一笑,转手便在掌心现出一块玉牌,“玉帝曾赦本君其他地方不能去,到冥界溜达可是随意。”

    颜染瞪大了眼,拿着玉牌看了一遍(www.fanwai.org)又一遍(www.fanwai.org),“玉帝为什么会下这么荒唐的旨意?”

    谁知道呢?

    月冥没有表态,如此,一行七人浩浩荡荡便过了桃址山的结界。

    云伊甫一回冥界,便扎身在食修馆,废寝忘食。

    颜染与凝尘往食修馆门口一蹲就是一天一夜,门两边一边一个,眼下睡的十分香甜。

    月冥回了趟冥王宫,很快又冥王宫风风火火的赶回来,看到两尊生动的石狮子,心情忽然好了一些。

    于是,他哼着小曲进了食修馆。

    食修馆是冥界重地,为了避免食材和转灵汤出现什么意外,早在在人间建立土地庙的时候,就定了闲人免进的规矩。

    冥界除了在食修馆工作的鬼差,也就只有月冥能自由出入。

    这个规矩是当时崔府君提出来,月冥也觉得少让其他小鬼见云伊是个十分不错的主意,便二话不说同意了,此刻他觉得他当时的决断十分英明。

    颜染朦胧中睁开眼睛,随手甩一个石子正正扔到了凝尘的脑门儿上,凝尘一个激灵,立马弹跳而起,坐起防御姿势,“谁?”

    颜染捋了捋头发,懒懒道,“你可见到一个黑影进去了?”

    凝尘顺势将两手一拍,睨了颜染一眼,摇摇头,“哪有什么人?”

    颜染叹了口气,甩甩袖子走了。

    “你去哪?”

    “随便逛逛。”

    也是,好不容易来趟冥界,是该逛逛,凝尘深深的望了望食修馆里头,云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他也应该出去熟悉熟悉环境,毕竟以后他可是打算在这里常住的。

    云伊走后,东坡独自撑着一个食修馆,虽称不上焦头烂额,却也手忙脚乱,凡间传过来的祈祷信件压了一些疑难杂症,如今云伊一回来,东坡便拭了额头一股脑的推给云伊。

    云伊埋头苦干,一天一夜将将理回头绪。

    云伊擦了擦头上的细汗,松了一口气,东坡神君刚刚递上一杯热茶,就见食修馆门口飘进一个黑影,只在看到云伊的瞬间顿了一下,便嗖嗖的飘了进来,还未待馆内几个鬼差反应过来,直接冲向他们的云伊鬼使,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云伊呜呜两声,委实吓得不轻,怎么在自己的食修馆她也能遇袭呢?

    她勉强挣扎抬起头来,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下巴。

    “呜,王,王上,我喘不过气了。”月冥回了趟冥王宫,被鬼冲着了?

    月冥松开胳膊,双手握着云伊的肩膀,目不转睛的将云伊深深的瞧着。

    从打在妖岛看见她,他就想这么做了。

    他忍了一路,如今看着那风尘疲惫的小脸,他恨不得马上捧着狠狠的亲上两口。

    奈何目前食修馆里晃着十来个碍眼的小鬼差和一个更加碍眼的食神,他如何也要顾及云伊的脸面。

    “王上,你怎么了?”月冥看的云伊有些发毛。

    月冥目不斜视,只道,“本王与云师有要事相谈。”

    东坡掩着嘴角,率众道了声,“告退。”便匆忙的消失了。

    “你,有没有受伤?”月冥的声音有些颤抖。

    (https://c/chapter/62994_648798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