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旧貌换新颜
    六千年前那场东方幽尽海巨变使整个东海生灵皆无。

    空了千年,那里才恢复生机。

    妖岛坐恰落于幽尽海之滨,差一点成为巨浪下的英烈。

    由无涯的御水珠形成的巨大冰幕冻海,在百年之后,逐渐消融,各种力量的作用下,致使地壳版块运动,因祸得福,妖岛整整从幽尽海面上升五百米。

    妖岛的疆域扩大了一倍,且他们还发现在岛中央出现了一汪灵泉,灵泉清澈甘甜,饮之身心舒畅,修行竟能事半功倍,因此,四千年来,妖族是越来越美,越来越强。

    五千年前,颜染继祖父颜林之妖君位,这五千年来,妖岛以整容之姿态焕然一新。

    他便以为,如此强大且美丽的他们,与平庸粗鄙的凡人同待在人界委实掉价,于是前阵子,他向玉帝提出要独成一界。既酷又威风。

    玉帝没有批文,他很生气,正打算与玉帝商讨个天地人三界选美大赛。

    若是他们胜了,天界便允许妖界独立,若是他们输了,此事万年不提罢了。

    今日,董桌一回来,他便知道。

    他并不喜欢这个妖灵师,长得忒丑,且猥琐色急,看着十分令人作呕。

    奈何桃花还挺看得上他,颜染也就不管那么多,但他也与桃花说了,再过个百年,若董桌还是这么丑,就不要再登岛了。

    只是颜染没想到今日他这美丽富饶的妖岛这么热闹。

    平日里常有凡人修灵师妖灵师上岛上要求入籍,所以董桌过来,他并不意外,没想到今天竟然来了两个冥间的小鬼,九千年,他可还从来没见过鬼,不知道鬼长得好看不,于是月冥他们刚一踏上妖岛,他便给全岛的妖精下了通知,带这两鬼来见见他。

    他本来满怀希望,初一看到月冥的时候,还觉得冥界的颜值比凡人可是强了太多,还挺欢喜。可一见云伊,他便失望至极,本来要请二人喝上一杯灵泉水的心思瞬间消失无踪。

    “小鬼,我们妖界美人多的是,不如你将身边的这只小丑鬼扔海里去,本君给你物色一个像桃花那般姿色的。”

    颜染眯着他那勾魂摄魄的梨花眸子,漏出八颗小白牙,笑道。

    这小鬼……说的是月冥?

    让扔海里的,指的是她?

    云伊抬眼看了看月冥,果真堂堂冥王被人叫做小鬼,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

    但是……想想刚刚月冥和桃花正事儿办到一半,让董桌给搅了,眼下这妖君提的建议岂不正中月冥下怀?他不会真的将自己扔海里喂鱼吧?

    “想什么呢?”月冥沉着脸,他现在很不高兴,他将这不高兴归结于颜染的轻视,但实际他从刚刚云伊从桃花的屋子里退出去就开始心情不爽,以至于刚刚颜染说了什么,他都没太往心里去。

    “王上会不会将我扔海里?”云伊忐忑一问。

    己弱命由人啊!

    月冥气乐了,真不知道小呆鬼脑壳里是什么构造。

    只是这一乐,却惹得云伊汗毛倒竖。

    她家祖宗从进得妖岛开始,何时这么笑过?

    眼下有什么开心事?她用绿骷髅里别着的饭铲子想都能猜出来,定是觉得人妖君提的是个十全十美的好主意。

    怎么办?怎么办?

    “磨蹭什么呢?快仍快仍,这么丑的人在面前晃悠,你也不嫌碍眼!”人妖君在座上甩着袖子,那包租婆的口气,竟也能说出另一番韵味。

    云伊心里呸了一声,就你好看,你全家祖宗十八代都好看!再有韵味,也是一个人妖包租婆!

    她虽然带着眼镜,装扮随意,可毕竟底子在这,虽不能说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但怎么也和丑字沾不上边吧。

    从十岁的时候,江烟就想着对自己这张脸下手,原因是什么,最起码,自己长得定必江烟长比好看,江烟那模样都能迷(www.xinbanzhu.com)惑她爹,淫和尚,猥琐大叔,等等等等等。

    她难道还不能救自己一命吗?

    于是她拉了拉月冥的衣袖,“其实我应该还挺好看的。”千万别信人妖君的话,因为我丑把我丢掉。

    “嗯?”她是个美人,他自是知道。

    只是,眼下这猫儿一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月冥皱了皱眉,心跳的厉害,要控制不住了,肿么办?

    月冥笑,云伊心里咯噔,月冥皱眉,她心里咯噔咯噔。”

    “是真的,虽说我可能不比桃花好看,入不了王上的眼,但毕竟也不会碍眼,王上看在这段时间,我兢兢业业为您打工的份上,发发慈悲吧。”不是她小题大做。

    看这岛上的事物,就连一个粪球,都被屎壳郎推的圆滚滚,亮晶晶,她便知道,要把她扔海里,并不是人妖君的玩笑话。

    且再回想刚刚月冥为了桃花拆了房子,又把董桌折磨成那种模样,天知道他会不会一怒(www.shubaojie.com)为红颜,弃了她这个整天事事的厨子。

    月冥后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双臂环绕抱了膀,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问道:“你要如何好看?”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王上给我变出一件裙子可好?”云伊趁热打铁。

    月冥眼睛眯了眯,他懂她想要做什么,一时心情很复杂。

    他自己不想弄清这复杂是因为啥。

    他随手变了一件流云轻纱的白裙。

    云伊本来想的裙子是件小礼服,没想到却是一件汉服,甚好,甚好。

    于是她将马尾散开,从绿骷髅里摸出一根筷子,随手束起半发,在脑后挽了个髻,又抬手摘了眼镜,放进绿骷髅里,伸手拿过月冥手中的裙子,身影一转,裙子便穿到了身上。

    她朝月冥和颜染看了两眼,“这样最起码能比你门口那几头金刚兽好看一点吧。”

    或许只要人妖君松口,不用将她仍海里,也能给月冥找个如桃花般的美人,她不就性命无忧了?

    一旁两个呆呆愣愣不说话。

    月冥虽然见过云伊不戴眼镜的样子,可是与这次还是不同。

    那如绸如缎的乌发随着束缚解开倾泻而下,又似随意的盘起,连带着那个散发着油腥味的筷子都变得清新脱俗。

    那如墨如宝的眸子随着眼镜的离开,骤然生辉,映衬在小扇一般的浓密睫毛下,仿佛北天外的北辰紫宫,明亮、永恒。

    凝脂般的面容微粉,像撒了胭脂,又觉得世间哪有这么好看的胭脂色。

    丰润的樱唇微抿,似紧张,又似在勾魂摄魄。

    如雪如月的素缎紧束腰型,又从腰间向下慢慢散开,将她圆润紧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层薄纱轻覆袖间,随着她的抬手投足飘然而动,仿佛可随时与风而舞。

    远远看去,像一朵不染尘埃的雪莲。

    千种云伊,千种风采。

    纵然月冥对外貌不很在意,但他必须承认,此刻他明了心中那复杂情绪叫做心动。

    他忽然想将眼前的小人儿揉到怀里。

    “美,真美。”颜染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谁,要是敢将你扔海里,本君灭了他的三魂七魄!”

    “那就好,那就好。”云伊的心又落回肚子里,感谢她的神仙老妈给了她一副好容貌。

    月冥回神,脸色黑了黑,“如果妖君没有其他事情,我们便告辞了。”语气中带有几分急切与后悔,他上前拉起云伊就要走。

    颜染一个健步窜到二人身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慢着慢着,本君有话要说。”

    “说!”

    “这位美人可愿意留在妖界,做本君的妖后?”

    颜染含笑望着云伊,丝毫看不见月冥铁青的脸。

    “你看美人与本君全是一袭白衣,是不是很搭?你穿着玄色衣服,你们两个站在一起太不协调。来来来,美人,我们才是一对。”说着,颜染要去拉云伊的手。

    啪。

    月冥祭出自己的狱火剑,打掉了颜染的手,“再敢动手动脚,让你做残废!”

    云伊吸一口凉气,祖宗的怒(www.shubaojie.com)气值怎么忽然上升这么多?

    忽的,云伊觉得自己周围暗了暗,低头一看,原是自己的衣服变成黑色了。

    “她衣服的颜色,本王说了算!”

    “呦呵,你能变,本君就不会?”颜染一抬手,云伊又穿回了白衣裳。

    月冥:“哼!”

    云伊的衣服黑了。

    “我说你这小鬼怎么这么幼稚呢?”颜染又抬手,云伊的衣服白了。

    月冥不语,只抬手,衣服黑了。

    颜染抬手,衣服白了。

    黑了。

    白了。

    云伊:……

    “两位,我能穿灰色的吗?”

    “不能!”

    “不能!”

    又黑了。

    又白了。

    “要找妖后,在你们妖界找。我们冥界的人,是不会留下的,让开。”

    月冥也不管云伊的衣服颜色了,拉着云伊又要走。

    等回到冥界,她要是再敢穿白色衣服试试!

    颜染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将门口堵的死死的。

    他嘴角带着胜利的笑容,“做不做妖后也要这位美人说了算。你这小鬼怎能越俎代庖?”

    “小鬼?”月冥周身腾起一层更大的怒(www.shubaojie.com)气。

    “怎么,想动手不成?”颜染作为一届妖君,从小自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哼,本来本王觉得与你这区区小妖动手上不得台面,不过既然你自讨苦吃,本王便教训教训你。”

    “呦呦呦,还自称王?难不成你就是冥界那个懒得像个猪的月冥?即便你真是月冥,你以为本君就怕你了?听闻他都是一万两千岁的老人家了,还没修到圣神,眼下本君仅仅九千岁,可都是圣神初阶了哦,你以为我会怕他?还拿他出来吓本君,啧啧。”

    “你说本王是猪?”

    “咦,还真有愿意捡骂的。”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动起手来,月冥举起狱火剑,颜染祭出狐羽扇,场面瞬间风起云涌。

    为了不波及云伊,他们早让云伊退到了一旁。

    二人斗法,不相上下,起初颜染还有心思对云伊进行洗脑,“美人,你若实在为难,不如先在妖界住上几日,三日后,若你还不想做本君的妖后,你再离开可好?”颜染顿了顿,“届时本君送你一缸灵泉水,你喝了它,保证灵力大增,而且会变得更美。”

    “顾好你的小命吧。”

    月冥越听越气,手上的力度便不怎么收敛,颜染也感觉到了压力,他皱皱眉,没想到对方竟真的是个高手?

    冥界除了月冥,还有谁有这么高的法力?不过不是说月冥不思进取,几千年都不怎么精进了吗?

    而对方的法力也的确没有圣神阶位的加持,他竟然打不过一个贤神?

    思虑间,颜染已经被打翻在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月冥收了招,颜染换了个姿势,靠在石壁上,曲起一条腿,顺了顺额间的碎发,自顾做了一个风流的姿态,“美人,本君一向觉得像我们这种颜值的,懂得只是斯文优雅。哪像某些丑鬼,灵力越高,越愿意打打杀杀,越是粗鲁的很呢,你说对不对?咳咳,不如你留在本君身边,让他一个人回去得了,你我在这妖岛上风花雪月,谈情说爱,岂不是长长久久的趣味?”

    (https://c/chapter/62994_261445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