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一三零章 惊惶之夜(八)
    杨秀的住处距离杨俊的住处不远,林觉等人策马赶到之时,杨秀居然已经收拾好包裹,独自一人坐在灯下了。

    见到林觉等人的到来,杨秀没有任何的意外,反而大喜道:“我就知道林兄会来救我。我东西都打点好了。再过一会你们不来,我可要去找你们了。倘若不是担心外边的那些关卡,我早就动身了。”

    林觉哑然失笑。杨秀和杜微渐两人的行为截然不同,但显然自己认为杨秀要‘聪明’的多。杨秀或许是受了太多朝廷的委屈,所以对于林觉的挽救更多的是对林觉个人的感恩,对于朝廷他本无太多的忠诚。所以,当事情有变时,他便不会有太多的心里负担。而杜微渐则不同,他其实才入仕不久,踌躇满志满腔抱负,希望得到的不是林觉个人的认可,而是朝廷和皇上的认可。或者说,他还没能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所以才会那般的理想化。

    “这倒是省了我一番手脚了,我还以为你跟杜微渐一样不肯离开呢,还打算让人绑着你扛走呢。话说,你难道知道朝廷里发生了什么吗?”林觉微笑道。

    杨秀点头道:“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有些预感。城中突然禁严,这不合常理。我傍晚从衙门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吕中天带着大批的人手进宫。那时我便有些疑惑了。后来我又看到了大量禁军的调动,我想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还记得前几天你跟我私下里说过的话么?我想,必是那件事发生了。”

    林觉想起来了,这段时间因为太过安静,林觉心里也有些隐约的不安。前段时间他和杨秀闲聊时曾经说过自己的担心。他担心郭旭会不会铤而走险的做出一些激进的行动来。当然,最终的结论是,杨旭即便有那个想法,他也没有成功的条件。但当时林觉并没有意识到赵元康是内鬼,皇上身边的殿前司兵马已经全部为吕中天所控制。如果知道这一切,林觉和杨秀得出的便不是这个结论了。所以当时虽然有些疑虑,但终究没将这件事深究下去,也就不了了之了。

    “你说的没错,郭旭篡位了,他杀了太子,皇上生死未卜。殿前司指挥使赵元康早就是吕中天的人了。现在看来,杨俊也加入了。局面已经不可逆转,所以我才来亲自接你,要带你离开。”林觉快速说道。

    杨秀呆呆无语,喃喃道:“谋逆篡位,谋逆篡位啊,这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啊。可恶啊,真的可恶啊。”

    林觉道:“莫说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快速撤离京城。下一步屠刀便砍到我们的脖子上了。”

    众人即刻出门上马,从深巷之中往大街上而去。在即将抵达街口的时候,街道上传来杂沓的马蹄声和嘈杂声。有人在大声的发号施令,大声的叫嚷着。

    林觉低声喝道:“去瞧瞧怎么回事。”

    两名护院下了吗,沿着屋檐下的暗影往前摸到巷子口窥探,只见大街上兵马飞奔而走,全部往北边街道而去。细听之下,远处隐隐的传来喊杀之声。似乎出了什么大事。

    两人连忙回来禀报林觉,林觉闻言惊愕,众人忙策马往前,来到巷子口仔细查看,果然似乎北边传来喊杀之声,似乎有兵马在交战。

    街道上的士兵纷纷往北边奔跑而去,不久后街道上便没有太多的兵士了。马蹄声响,一名将领模样的人骑着马拖后飞驰而来,似乎是耽搁了时间。

    林觉轻声道:“孙兄弟去拿了他。”

    孙大勇点头,快步冲出。径自拦向飞驰的马头。那马上的将领喝骂道:“让开,让开,找死么?”

    孙大勇不但不让,反而快步迎了上去,马上将领喝骂着纵马冲撞而来,眼看便要撞到孙大勇时,孙大勇身子一斜,抬脚照着马头一侧飞脚踢出。但听稀溜溜一声悲鸣,夹杂着骨头碎裂之声,那匹马斜斜摔倒,顺着地面滑行数丈,挣扎不起。

    马上将领身子被甩了出来,重重的砸在路上,翻滚数丈之远。幸而有盔甲护身,很快便呻吟大骂着爬起身来。

    巷子里林觉喝了声彩,一名护卫低声道:“孙大哥这一脚可裂石碎碑,那匹马的头骨必是碎了。可真是厉害。”

    林觉点头,他见识过孙大勇的脚上功夫,知道孙大勇这一脚之力。说话间,孙大勇已经拖着那名将领快速而来。那将领刚刚爬起身来,便遭受孙大勇重重的一击,兵刃被夺走,只能趴在地上不起来了。于是被孙大勇拖死狗一般的拖了过来。

    审讯开始,几乎没有任何的逼迫,那将领便全部交代了。此人是侍卫马军司的一名将领,奉命前来左近街道传令,要左近街道上所有的兵马都往骏义桥北横街集结支援。那里正发生着一场厮杀。梁王府小王爷率兵马攻击皇宫,在横大街被杨俊的兵马拦阻,双方已经展开了大规模的火拼。杨俊命自己前来传令,让左近街市上的禁严兵马赶往支援围堵云云。

    闻听这个消息,林觉惊的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料到,郭昆居然真的铤而走险去攻打皇宫了。之前郭昆提出来的时候已经被自己否决,但他还是这么做了。自己还在等他的消息,一起离开京城。结果梁王父子居然商量出了这么个结果来。

    这简直太蠢了。在杨俊已然加入篡位的行列之后,整个京城禁军已然大部分控制在杨俊手中。郭昆手中能调动的兵马少的可怜,而且一举一动肯定已然被掌握。他们在横街被拦阻,那甚至都没能靠近皇宫啊,想必是被伏击了。

    仔细询问了两句后,林觉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郭昆的兵马在横街遭遇伏击,溃不成军。而杨俊早已调集七八千骑兵在两头堵着他们。只要伏击得手,下一步便是骑兵冲杀,将他们彻底击溃。这个局面,便是神仙也难回天了。

    “林大人,怎么办?”孙大勇等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

    林觉快速的思索着对策,片刻后沉声道:“小王爷那边是无法救援了,一切看他的造化了。我们即刻赶往王府,王爷和王妃以及家眷等人尚在,我们只能去救这些人了。”

    孙大勇道:“我回去叫兄弟们来。”

    林觉点头道:“你带着他们直接赶往西北湖王府,路上关卡不用顾忌直接冲破便是,我们在太平兴国寺前集合。无论救人成不成功,我们都将在此集结出城。剩下的兄弟跟我去王府救援,也许来不及,也许来得及,但愿老天保佑。绿舞的父母我已经无法搭救,采薇的爹娘我必要全力以赴。”

    孙大勇策马飞驰而去,林觉带着其余人等飞驰往北,前往西北湖畔的王府。在抵达太平兴国寺北街广场的时候,前方已经出现了大批的兵马。广场上人马聚集,呐喊喧嚷,大批的兵马似乎在围杀什么人。

    “中间好像是王府卫士,对,那不是沈统领么?”郭冰目光锐利,远远的看到了在人群之中纵马厮杀的沈昙的身影。数千名禁军士兵围攻的正是沈昙率领数百王府卫士保护的梁王爷和王妃以及数十名家眷和十几辆大车。

    “杀!”林觉大喝一声,虽然只有十余骑,但依旧(www.fqxs.net)一往无前朝着战场冲杀而去。

    连弩激射,青笛刃闪烁光芒,林觉手中的火器轰鸣作响。就连杨俊也举着一柄长剑呼喝有声。十余骑虽然人数少,但战斗力不弱。加之忽然从侧后杀来,让围攻的禁军腹背受敌,被击杀数十人后打开了一个缺口,让林觉等人冲入了内圈。

    “是林兄弟,这可太好了!”沈昙浑身是血,奋力搏杀,已然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但见到林觉带人冲杀而来后顿时精神大振。

    林觉喝道:“王爷王妃可还安好?”

    沈昙手中长枪贯穿一名士兵的胸口后喘息笑道:“王爷王妃安好。”

    林觉点头喝道:“好,小王爷呢?”

    沈昙叫道:“小王爷受了伤,在车上。”

    林觉大喜。郭昆逃出来了,这便是个好消息。但由此看来,骏义桥北街的战斗怕是已经结束,郭昆聚集的人马以失败告终,甚至连皇宫的宫墙都没摸到一下。但同时,那也说明,大批兵马即将围堵过来。

    就在不久前,侍卫马军司的骑兵发动了冲锋。那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郭昆的五千残兵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冲击,很快便濒临崩溃的边缘。而另外一个消息也传来,王府遭受了攻击。留守的王府卫士派人冲到战场请求救援。

    郭昆红了眼,他已经失去了判断力。他居然要沈昙带着八百余名王府卫士骑兵跟他进行反冲锋。沈昙苦劝他不听,只得随他冲锋。八百骑兵根本形不成威胁,无法撼动对方的兵马,也无法为身后的步兵带来一线转机。反而在冲杀之际,郭昆身受重伤。沈昙当机立断,带着剩余的五百多卫士护着郭昆找到了横街上的一条小巷,在混乱中遁走。沿途冲破了赶来形成外围包围圈的禁军兵马,赶回王府之时,恰逢数千禁军围攻王府。

    幸而王府围墙高大,箭塔等防御措施不错,留守的三百多王府卫士和一干王府护院正自苦苦支撑。沈昙赶到,率卫士将围攻的禁军冲散,即刻让郭冰和王妃以及众家眷上车,护送他们离开王府逃离。沈昙只有一个想法,将王爷王妃等人护送到和林觉汇合,有林大人主持局面,方有逃离的希望。

    但围攻的兵马越来越多,数千禁军步兵将他们围堵在太平兴国寺前,让他们寸步难行。沈昙知道随着横街上战斗的结束,更多的兵马即将赶到,届时便是插翅也难逃。正自焦急之中,林觉的赶到让沈昙心中大为宽慰。虽然林觉只带来了十几名人手,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林觉来了,那便有了主心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