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 手贱竹马
    两个字一出,吓得韩子臣差点把手里的箱子给扔出去。

    忙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才放下了心,刚那话要是被他爹知道他估计连家门都进不了了。

    “我爹?”韩子臣挑高了眉头,一脸的不敢置信,“他会舍得欺负你?从小到大他都快把你捧在手里了,跟你比起来我怕都不是他亲儿子。”

    想到自家那偏心都快偏到没边的亲爹韩子臣就觉得牙疼。

    他身为县令独子,自小也是千宠百宠的,却在阮梓宁出现后待遇就完全变了。明明她只是个仵作带来的孤女,却不知怎么得了他爹的欢心,那待遇,亲闺女也就这样了。要不是他娘去世的早,他爹守身一直没纳小,他都要以为阮梓宁是他爹在外面给他养的妹妹了。

    就因为差别对待太明显,年少轻狂的韩家小公子还曾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气势汹汹的找上门去,结果却被软萌萌的小姑娘收拾得哭爹喊娘,要不是阮兴及时回家,估计他怎么着都得落下个半残。

    可也因此落下了心理阴影,从此见了软萌小女孩儿都绕道走。

    想到幼时的黑历史,横霸一方的韩家公子都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简直就是往事不堪回首啊,谁能想到看上去软萌无害的小姑娘居然有这么大杀伤力,出手不是毒就是刀的。

    因为阮兴跟阮梓宁都是冷淡的性子,众人只知道县令家的小公子自幼与阮家姑娘投缘,常厮混在一起哥哥妹妹的叫着,却不知道县令本人也与阮家私交甚笃。

    “县令把我的身份文牒收走了。”阮梓宁白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就往前走,慌得韩子臣赶紧牵马跟上。

    一路上韩子臣想尽法子逗阮梓宁说话,硬是没换来她一个笑脸,就维持着这么僵硬的气氛闷闷的走着,直到——

    “你怎么跟着我回来了?”阮梓宁正准备开门进去,扭头瞧见后头牵马站着的韩子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韩子臣面色扭曲了一下,“你东西还在我手上呢。”

    “哦,”阮梓宁点点头,“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

    韩子臣不动,面色更加扭曲。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阮梓宁想了想,加了两个字,“谢了!”

    眼见小姑娘拿了箱子就要进门,韩子臣急了,上前一把扯住她,“小丫头,这么久不见,你就不请我进去坐坐?亏我一赶回来连家都没回,听说你在县衙就找你去了,也太没良心了吧。”

    阮梓宁眨了眨眼,“年纪大了,避嫌。”

    韩子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一个扒男尸眼睛都不眨的人好意思跟他说避嫌?他敢说,这丫头压根就不知道这两字怎么写。

    气得哼哼了两声,韩子臣松开她,大步跨了进去,站在门内双手环胸得意洋洋地道,“你哥哥我就没有进不了的门。”

    阮梓宁耸了耸肩,也跨了进去,顺手关上了大门。

    阮府是一座两进的宅院,虽然不算大,但布局精巧,对于阮兴两人已经是绰绰有余。

    这样的宅子对于一个小小仵作来说显然不大搭,但据说阮兴曾是富家公子,因为家中落败才到了远安县,当仵作只是因为兴趣而已,所以,在一应衣食住行上,虽然比不上那些高门贵族,但比起一般的平头百姓已经强了不少。

    关于这一点,阮梓宁也曾好奇过阮兴的身份,可每次问到这儿,阮兴都会选择避而不谈,久而久之阮梓宁也就懒得问了。

    没有管已经进了府乱窜的韩子臣,阮梓宁先去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等出来时没瞧见韩子臣的人,转身就往书房走去。

    阮家书房与别家不同,偌大的房间里书没几本,几排落地架子上满满当当的摆着的全是森森白骨,人体各个部位的骨骼几乎在这儿都能找到。

    另一边的一人高书柜上则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瓷瓶,瓶身上粘着小字条,阮梓宁进门时,韩子臣正拿了一个小瓷瓶在把玩。

    见阮梓宁进来,韩子臣一点都没有被主人抓住乱翻人家东西的自觉,晃了晃手中的瓶子,笑道,“小丫头,你这儿又多了不少新货啊。”

    阮梓宁眼睛都没抬,径直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别到处乱翻,要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连我都救不了你。”

    “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姑娘家成天捣鼓这些危险物品,阮叔也不管管。”韩子臣嘀咕了一声,却也当真没敢在伸手去碰。

    这些瓶子里装的都是阮梓宁弄出来的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没毒的还好,要是碰到有毒的,依阮梓宁的性格肯定是不存在解药这种东西的,能救不能救全靠命大。

    捏着手中的瓷瓶凑到她跟前,韩子臣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阿宁,这瓶子里的东西感觉味道有些奇怪,到底是什么啊?”白色的瓷瓶上光溜溜的,还没有来得及贴上标签,应该是阮梓宁最新弄出来的。

    阮梓宁扫了瓶子一眼,再看了一眼韩子臣,没说话。

    “阿宁?”被她奇怪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韩子臣摸了摸自己的脸,没问题啊。

    “化尸水!”

    阮梓宁偏了下头,看着陡然愣住的韩子臣微微一笑,下了结论,“你能活到今天,真的是你命大。”

    手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题外话------

    嗯…其实我觉得子臣就是个逗比

    (https://c/chapter/62265_2957391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