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农夫与蛇
    见少年微微睁大了眼,有些愕然的盯着自己,萧璟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

    他身为皇帝亲侄,身份贵重自不用说,哪曾有过开口求人的时候?只是现下形势所迫,由不得他端架子。

    既然开了口,那接下来的话就顺畅多了。

    萧璟闷咳了两声,目光沉沉,“救命之恩,他日必当百倍报答,绝不让二位吃亏。”

    短短一句话,犹有千斤之重。

    尽管只是局势逼迫下许下的诺言,但萧璟身居高位,自然是不屑于随口糊弄人,他既然开了口,那必然就会兑现。

    能得抚北镇使一句承诺,犹如有了一道保命符,是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事。

    只可惜,没人知道他的身份——

    阮梓宁倒是真没想到他会开口让自己救他,就他刚刚那架势,还以为他要杀人灭口呢。

    阮梓宁偏了偏头,都顾不上脸上还糊着一脸的血沫,抬头认真打量起了面前这人。

    黑衣男子还躺在地上,上半身微微支起,墨发胡乱的披散在肩上,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些惨白的脸顶多只能算得上平常,却偏偏一双凤眸幽暗如一汪寒潭深不可测,削薄的唇轻抿,虽然有刻意掩饰,但无意中流露出的那股冷傲孤清却怎么都盖不住。

    阮梓宁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平凡到丢到人堆里都找不出的容貌,与一身矜贵孤高的气势,实在是给人一种违和感,以她的眼力,一眼就能瞧出这人做了易容。

    连真面目都不敢露,还伤重至此,只怕是虎(www.fuguodu.pro)落平阳,身份不一般呐!

    要是不救,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若是他侥幸逃过一劫,日后难保不会报复他们。

    要是救,一旦行踪暴露,只怕会惹来追杀性命不保。

    阮梓宁沉默(www.zhaishuyuan.cc),难得的有些纠结。

    救与不救都是难题。

    她没出声,韩子臣却坐不住了,三两步上前将阮梓宁扯起来,拉到了自己身后,看着萧璟笑道,“我兄弟两人只是一介普通人,没什么能耐,今日路过也实属偶然,兄台这样子显然不会是自己摔的,我们倒是带了一些上好的金疮药和吃食,可以留给你。”韩子臣笑了笑,“还望兄台见谅,我不是我们见死不救,而是实在是惹不起麻烦。”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眼中却没什么笑意,话里拒绝的意思已经是十分明显了。

    阮梓宁都能看清的事情,韩子臣自然也是看得透透的。

    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能追杀他到如此境地,那些人只怕更不好惹。

    不管哪一方,都不是他们兄妹能得罪得起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不做二不休,上去插一刀算了。

    韩子臣自诩不是什么好人,这种杀人灭口的事他做起来也算顺手。

    只是——

    韩子臣呼了一口气,眸光有瞬间的黯淡,阿宁嘴硬心软,最恨滥杀之人,他要真做了,阿宁会生气的。

    萧璟敏锐的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杀气,眸光一变,身体瞬间绷紧,盯着面前的俊朗男子,虚了虚眼。

    那股杀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韩子臣脸上的惆怅一闪而逝,但还是被萧璟捕捉到了。

    萧璟心思敏锐,稍一想,就明白了其中关窍。

    他倒是没有在意韩子臣话中的拒绝,这种情况下,要是一口答应下来他倒是要怀疑其中是否有诈了。

    萧璟正想着该如何说服,就听一道有些迟疑的声音响起,“要是救了你,我们有什么好处?”

    “阿宁!”韩子臣一怔,随即转头有些气急败坏的朝她喊道,“别胡闹!”

    这是她任性的时候吗?

    “谁胡闹了?”阮梓宁避开韩子臣要来抓她的手,走到已经半坐起身的萧璟身旁,蹲下,虽然还是顶着一脸血污,但脸上却没有先前刻意装出来的天真无辜,而是换上了一贯的平淡冷静。

    对上那双墨色沉沉的寒眸,阮梓宁不闪不避,又问了一遍(www.fanwai.org)。

    面前少年画风突然转变,倒让萧璟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看了一眼后面明显不怎么乐意韩子臣,萧璟嘴角勾了勾,他没猜错,那年长些的青年男子确实不是好相与的,却偏偏对面前这少年多有顾忌,这就好办了。

    虽说这少年看起来也没那么好说话。

    萧璟看着她,淡淡吐出几个字,“只要我能办到,任你提。”

    “但前提是我们真能护着你躲过一劫是不是?”阮梓宁同样语气淡淡。

    “兄长方才也说了,我们就是一普通人,万一被人知道是我们救了你,只怕会招开杀身之祸。你伤好了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我们就成了替死鬼白白送了性命。”阮梓宁语气清淡,“为了一个虚无缥缈还不知能不能兑现的承诺,堵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萧璟听着,眸光一沉。

    “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阮梓宁突然话锋一转。

    见萧璟眼中闪过的疑惑,阮梓宁笑了笑,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方帕子,一边擦试着脸上的血痕一边慢慢道,“没听过不要紧,我讲给你听。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有一个人,在雪地里捡到一条冻僵了的蛇,善心大发将蛇揣到怀里给蛇取暖,蛇活过来之后却一口咬伤了农夫。”

    萧璟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脸色有些冷。

    “其实这故事还没完,”阮梓宁瞥了他一眼,继续慢悠悠的道,“这蛇虽有剧毒,但农夫却恰好带了解毒的药,侥幸没死,最后将蛇带回家,拔了毒牙,扒皮抽骨,熬成了蛇羹,吞吃下肚。”

    韩子臣听到最后,眉头越夹越紧,不是说农夫被毒蛇咬死了吗?从前阿宁讲的版本不是这样的啊。

    萧璟脸色越发冷,墨瞳幽深看不出丝毫情绪。

    这故事,是在威胁他吗?

    看着已经将血迹擦完,露出一张素白小脸的青衣少年,萧璟都想冷笑。

    这天底下敢跟他讲这种故事的人还未出生,好胆量!

    阮梓宁像是没有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冰寒目光,慢条斯理的将帕子叠起来收好,才抬头,悠悠一笑,“所以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不能犯傻,直接将冻僵的蛇带回去煮了不就好了,省的还要被咬一口,多麻烦。”

    “不过还别说,蛇羹的味道是不错,越是毒性大的蛇,煮出来的羹味道越是鲜美。”阮梓宁回味般的咂吧了下嘴,“听说蜀中有种毒蛇叫金银环,一旦被咬,毒液会瞬间浸入五脏,华佗再世都救不回来,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https://c/chapter/62265_294204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