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吃与不吃
    看似东扯西扯毫无逻辑可言的一番话,却让萧璟顷刻间沉了眸子,不由得抬眼认真打量起了面前不怎么起眼的青衣少年。

    脸上的血迹已经被完全擦去,露出一张素白小脸,淡无血色的唇边挂着清浅笑意,年龄看上去并不大,不过十六七,宽大衣袍遮掩下的身材有些瘦削,看上去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瘦弱少年。

    只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三分清冷七分笑,眸光流转间仿佛招揽了漫天星辰。

    萧璟移开目光,冷声道,“你讲这故事是什么意思?”

    “阁下看样子是个聪慧之人,我这故事是什么意思你自然心里明白。”阮梓宁嫌蹲着腿酸,干脆一撩衣袍盘腿坐在了地上,与萧璟面对面,脸上笑盈盈的,话却十分尖锐,“阁下来历不明,你说你不是恶人就真不是?要是我二人救了你之后,你反过头来将我二人给杀了,那我们兄弟俩岂不是成了冤死鬼?”

    “如今这世道乱得很,做好人的似乎都不怎么长命,我胆子小,惜命,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呐。”阮梓宁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声,“所以,你怎么能证明你不会食言呢?”

    萧璟沉着一张脸,半响,吐出两个字,“不能!”

    “那就难办了,”阮梓宁皱了一下眉,想了想,抬眼在他身上晃了一圈,问道,“你有什么信物没?”

    萧璟看着她没出声。

    阮梓宁理直气壮,“你不是说要报答吗?你留个信物给我到时候也好找你啊,不然就凭你白口空话的谁信呐!”

    这话是同意了?

    萧璟紧皱的眉头一松,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掷了过去,“拿去!”

    阮梓宁眼疾手快的一把接住。

    玉佩约莫半指长宽,除了系着的一枚璎珞,浮雕文字什么的一应没有,就只是光秃秃的一块玉石,像是直接从山里挖出来的,阮梓宁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www.fanwai.org),脸上带了一丝嫌弃,“这是什么?”

    “你要的信物!”萧璟淡淡道。

    “就这么一块破玉?你逗我呢!”阮梓宁撇撇嘴。

    萧璟脸色一滞。

    堂堂抚镇使腰牌,能号令半数飞翎卫的信物,居然被说成是一块破玉?

    要不是身上没带什么东西,他也不至于将这玉佩都给他。

    “算了,看你这样子,身上估计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凑合着用吧。”阮梓宁一撇嘴,十分嫌弃的将玉佩拢到了袖中。

    瞧她这一副嫌弃的嘴脸,萧璟几乎都要被气笑了。

    果然是市井之徒!

    “信物你也收了,方才的话也该兑现了吧。”萧璟沉声道,惨白的脸上浮出淡淡讥讽。

    “放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人一向乐善好施。”阮梓宁笑道。

    “阿宁!”韩子臣没想到阮梓宁还真就松了口,当下就急了。

    就算有信物又如何,真要起了歹心,谁会将这约定放在眼里,杀了人再将信物拿回去就是了。

    韩子臣担心阮梓宁涉世不深,被人哄骗,正要继续劝阻,却在她一个眼风扫来之后噤了声。

    阮梓宁又不是傻子,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所谓的承诺,信任一个陌生人?见鬼呢吧!

    以眼神示意韩子臣不要说话,阮梓宁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见到十分眼熟的瓷瓶,韩子臣眉梢一挑,瞬间就知道了阮梓宁的打算。

    阮梓宁拿着瓶子在冷着一张脸的萧璟面前晃了晃,道,“我想了一下,为了以防万一,总得给自己多一重保障。”

    萧璟虚了虚眼,扫了一眼瓷瓶,同样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眸中冷意一闪,“你想做什么?”

    “我这儿有一颗药,算不得什么剧毒,但是吧,就跟女子来葵水一样,每个月总得发作那么一两次,如万虫啃噬”阮梓宁笑了一声,悠悠道,“一次两次没解药死不了人,顶多就是多遭几回罪,但若是逾过半年无解药,便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在萧璟冰冷的目光中,阮梓宁悠悠的补充了一句,“对了,由于我医术不怎么好,解药还是个半吊子,只能抑制无法解解毒,当然,别人也制不出来解药。”

    韩子臣啧啧嘴,阿宁这一点倒是没骗人,她配药从来都是随心所欲,压根就不存在解药这种东西。

    萧璟冷笑了一声,“也就是说,你救我一命,我就要受你控制?”

    看着点头微笑的阮梓宁,萧璟心中浮起了淡淡杀意,若是如她说言,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毒连个解药都没有,自己要是吃了,岂不是一辈子要受人控制?

    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别说的这么难听,”阮梓宁偏了偏头,瞅了瞅他,突然一笑,“你快撑不住了吧。”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硬撑着跟她周旋了这么长时间,能耐人啊。

    萧璟没出声,只是眸子沉了一些。

    “你看,我要是不救你,你估计也活不过今天,我救你,你起码能保住一条命。至于解药嘛……”阮梓宁拖长了声音,“放心,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不翻脸不认人,该给的解药我一颗都不会少。”

    萧璟盯着她,眸中的墨色越发浓重。

    阮梓宁颦了颦眉,“你不同意啊!那好吧,我是讲道理的人,总不能强人所难,你的玉佩我还给你,咱们就当今天没见过,”阮梓宁叹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玉佩递给他,“看在聊了这么久的份上,我祝你好运。”

    萧璟没接,半响抬头,眼中墨色浓郁,伸手,“给我!”

    “什么?”阮梓宁不解。

    “药!”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一个字,萧璟脸色平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接过瓷瓶,倒出里面的黑色药丸,萧璟看都没看直接喂到嘴里咽了下去,看着盯着他的阮梓宁,淡淡道,“现在可以了吧。”

    “就知道兄台你是个好人,”只见面前少年突然咧唇一笑,眸光灿若星辰。

    萧璟勾唇,呵,确实,他是个好人!

    韩子臣虽然不知道阮梓宁到底给的是什么药,但见萧璟吃了,也放下了心,走上前问道,“要怎么带他上路?”

    他一看就受伤极重,估计都伤及了肺腑,压根就不能再受颠簸,他们总共就两匹马,要怎么给他弄走?

    阮梓宁眉头一皱,这倒是个问题。

    一合掌,阮梓宁抬头,“你去找辆马车来。”

    “啥?”韩子臣瞪大了眼,“荒郊野岭的,你让我去哪儿找马车?”

    “让你去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阮梓宁白眼一翻,毫不留情的指使道。

    “去不去?”阮梓宁催促。

    韩子臣瞧瞧斜觑着他眼带威胁的阮梓宁,再看看低着头一脸事不关己的萧璟,咬了咬牙,“去!”

    他发誓,他真的看这黑衣小子不顺眼!

    ------题外话------

    阿宁,“救你,求我啊”

    萧璟,“呵呵”

    旁观者,“阿宁别作死”

    (https://c/chapter/62265_294106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