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剜肉削骨
    里间唯一的一张大床被萧璟占着,他还清醒着,只是一番折腾下来脸色惨白了不少,刚换的衣服又有几处被濡湿,一看就是伤口又崩开了。

    听见声音,萧璟转头就见阮梓宁携着茶壶走了进来。

    默(www.zhaishuyuan.cc)不作声的看着她拖过一张小茶几将茶壶放下,又转身出去拎了一个小箱子进来。

    “伤口怎么样?”阮梓宁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问了一句。

    “还死不了。”同样清淡的几个字丢出来,阮梓宁瞅着他惨白的脸,耸了耸肩,能忍到这个份上还嘴硬,是条汉子。

    “先喝口水吧。”阮梓宁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萧璟看了看她,再看了眼茶杯,没动。

    阮梓宁这次秒懂。

    将茶杯搁回茶几,俯身将萧璟扶起来,又随手拿了一个软枕垫在他身后,才又将茶杯递给他。

    萧璟还是没动,看着还保持着俯身姿势的阮梓宁扯了扯嘴角,因为长时间缺水嗓子有些哑,“我胳膊抬不起来。”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

    呵!阮梓宁直起身,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扯了扯嘴角,将水杯凑到他嘴边,“现在可以了吧!”还真是他二大爷!

    萧璟就着阮梓宁的手一连喝了三四杯,才侧开了脸。

    “喝够了?”阮梓宁问。

    “嗯,”萧璟低低应了一声。

    阮梓宁将茶杯放回去,转身去开箱子,同时不忘嘱咐,“把衣服脱了。”

    萧璟眉头一皱。

    “哦,我忘了,你动不了。”阮梓宁转头瞥了他一眼,恍然大悟般的叹了一声。

    将小箱子拎到床边打开,里面满满当当放着的各式各样的刀具几乎能晃瞎人的双眼。

    萧璟忍不住抬头看了正低着头认真挑选的工具的阮梓宁一眼,皱眉道,“你是大夫?”

    像这样装备齐全的除了医士外不作他想,可就从他一言不合给自己喂毒来看,就算是大夫,只怕医德也不怎么样,估计是个黑心的。

    “差不多吧。”阮梓宁挑了一把一指来宽的柳叶尖刀,又找出酒精纱布,一边给刀具消毒一边闲闲应了一声。

    一个剖活的,一个剖死的,论起来都是在人身上动刀子,差不了多少。

    “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阮梓宁准备工作做好,见萧璟还是穿戴整齐,挑眉问了一句。

    萧璟就抿着唇不说话,只是一张冷肃的脸越发没了表情。

    他要是能动还用干等着吗?

    “行吧,”阮梓宁放下刀,上前就去扒萧璟的衣服。

    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松竹冷香灌入鼻腔,萧璟在阮梓宁靠近的一瞬间僵硬了一下身体,随之又慢慢放松,垂眸间正好能看见少年精致的前额以及长而卷翘的睫毛。

    阮梓宁扒衣服的动作看似粗鲁,实际上还是控制了力道,尽量避免碰到他的伤口造成二次伤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虽然有初步包扎过,但一路折腾下来,伤口还是崩开了不少,被血濡湿的衣料紧紧的粘在背上,几乎与伤口粘合在了一起,阮梓宁试探性的动了一下就听见一声轻微的抽气声。

    “很疼?”阮梓宁停下动作,看着侧卧着的萧璟低声问道。

    “还好。”萧璟闭着眼睛,声音平稳低哑,要不是他轻微抖动的身体出卖了他,自己还真就信了。

    衣服已经脱了大半,精壮有力的后背上大大小小布满了伤痕,特别是后腰腹处的两道刀伤,几乎深可见骨,血淋淋的皮肉外翻,十分的狰狞。

    阮梓宁皱了皱眉,方才她只是给了一点止血药让韩子臣帮着处理了一下,倒是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

    这伤口都已经开始腐烂了,现在天气热,要是不好好处理,光是伤口发炎都能把人给耗死。

    “死鸭子嘴硬!”阮梓宁冷嗤了一声,脸上的神情也认真了起来,“你伤口已经开始腐烂了,我要把腐烂的肉都割掉才行,不然只怕你这条命都保不住了。”

    “嗯。”萧璟低低应了一声,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

    “我这里没有麻药,你能忍吗?”阮梓宁转身戴了手套,拿了刀在他背上比划了两下,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背上的伤口太多,大半都已经开始腐烂了,这可不是一两块肉的问题。”

    “你动手吧。”

    阮梓宁拿了一块帕子塞到他手里,“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咬着帕子吧,别喊出来,我怕惹来麻烦。”

    萧璟瞥了一眼,没有接。

    飞翎卫的首领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就算他身份尊贵,可一些危险的事情还是要他亲自出马,受的伤多了去了,有几次都命悬一线。

    飞翎卫不招废材,单拎出去个个都是各领域的精英人物,这些人眼高于顶可不会轻易臣服于一个空有身份的贵公子。

    能得一个罗刹的名头,不光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阮梓宁也不管他,他乐意忍就忍着,反正不是削的自己的肉,疼也疼不到她身上来。

    刀锋刚落到他背上,就感到他身体猛地绷紧,阮梓宁笑了一声,“不用紧张,这点技术活儿我还是有的。”

    任由一个不熟悉的人在自己身上动刀子,等于是把命都交到了他手上,换作谁都会紧张。

    萧璟没吭声,努力让自己放松。

    阮梓宁与尸体打交道多年,剖尸剔骨这一套动作已经是十分熟练,可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在活人身上动刀子,要考虑的事情更多。

    阮梓宁垂着眸子,手下动作十分沉稳,仔细的削去伤口周边的腐肉,时间过得有些缓慢,就算经验丰富如阮梓宁也感觉到了一丝压力,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卧躺着的萧璟咬着牙,双手死死地抓着身下的床单,额角手臂青筋毕露,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除了喘息声有些重外,硬是忍着没吭一声。

    不知何时进来的韩子臣站在一边,见他惨白着脸却死扛着不吭声,都忍不住挑了挑眉,脸上有一丝敬佩。

    剜骨削肉之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得了的,就算自己看他不顺眼,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还算条汉子。

    (https://c/chapter/62265_293809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