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转道回府
    可能真的是被阮梓宁那一番话给吓住了,从买药回来到煎药,韩子臣愣是一句话都没吭,只是跟在阮梓宁身后打转,那样子生怕她会偷跑似的。

    将药给萧璟灌下去见他睡了,阮梓宁才按了按有些胀痛的额角,转身出了内室在八仙桌旁坐下,韩子臣也跟了过来,坐在她旁边一声不吭,低头把玩着一只茶杯,样子看上去有些——委屈。

    阮梓宁喝了两杯茶,才抬眼看他。

    见他眼巴巴瞅过来,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嘴角抽了抽,一脚踹了过去,“装什么龟孙子呢!”

    韩子臣没想避开,生受了一脚,才犹犹豫豫的委屈扒拉的开口控诉,“阿宁,你居然为了一个野小子凶我。”

    想他这么多年鞍前马后当牛做马的伺候着,捧在手心都怕摔了碰了,阿宁居然为一个半路捡来的野小子就对他横眉冷对还凶他,越想越委屈。

    堂堂八尺男儿,此时眼中的委屈都快溢出来了,阮梓宁都有一种自己成了负心汉的感觉。

    “打是亲骂是爱,哥哥对我那么好,最喜欢的人就是哥哥你了。”阮梓宁笑眯眯的开口就来,十分熟练的开始顺毛,只是怎么听怎么敷衍,这回轮到韩子臣嘴角抽搐了,什么乱起八糟的。

    “子臣哥,你确定我阿叔在兖州府?”阮梓宁把玩着杯子,突然开口问道。

    韩子臣脸一僵,在她清冷含笑的眸光中心跳漏了一拍,拿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闷下,镇定道,“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

    “前几天你还说阿叔在顺天府,现在就说在兖州府了,过两天是不是该到雍州了?”阮梓宁笑眯眯的叹了一声,“没想到不光是阿叔的脚程快,你这收消息的速度也是一点都不慢。”

    “还好还好,就是三教九流的人认识的多了一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哥我别的本事没有,走街串巷打探消息的本事自小可就是一绝……”韩子臣忍住心虚,打哈哈道,却在阮梓宁似笑非笑的眸光中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干脆闭嘴没了声音。

    突然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怎么办?

    韩子臣扯了扯嘴角,“阿宁,你这么盯着我不放,我会紧张的。”

    “呵!”阮梓宁懒散一笑,手中带出一把银刀,随意的比划了两下,突然用力往桌上一插,锋利的刀刃顿时没入一指有余,阮梓宁又随手将银刀拔出,厚实的实木桌面硬是被一把不起眼的银刀豁出了一个洞。

    韩子臣后背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虽然知道阿宁的刀个个都是宝贝,但锋利成这样也算是少见了,这要是插在人身上……

    韩子臣当机立断,一张俊脸上堆起了满满的笑容,“我家小宁儿就是厉害,连耍刀都耍的这般与众不同清丽脱俗……”

    “别扯些有的没的,”阮梓宁打断了他的吹捧,清凌凌的眸子似笑非笑,“再跟我绕圈子我就让你亲身体验一下,我不光是耍刀耍的稳,剖骨的技术更是一绝。”

    韩子臣心里一颤,“什么绕圈子?”

    “去顺天府!”

    阮梓宁有些不耐烦了,真把她当傻子唬呢,见韩子臣顷刻间变了脸,她眯了眯眼,果然,他怕是知道的事情不少。

    话都已经点明了,韩子臣知道阮梓宁的脾性,她能憋到现在才发难只怕是心里已经有怀疑了,要是再拦下去到最后估计什么都瞒不住了。

    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下,韩子臣点头,“好,只是,”他指了指屏风,“他怎么办?”

    “两日后带着他一起走。”

    “他伤成那样,两天的时间只怕连路都还走不利索吧,怎么带着走?”韩子臣瞪大了眼。

    阮梓宁微微一笑,在韩子臣僵硬的脸色中幽幽道,“不是有驴车吗?”当然是,拖着走啊。

    韩子臣,“……”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等萧璟醒了,阮梓宁直接跟他说了两人要去顺天府,问他要不要一起。

    萧璟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会儿,点头同意。

    这边两人一拍即合,那边韩子臣气得头晕脑胀蹲在墙角委屈的画圈圈去了,没画一会儿就被阮梓宁给赶了出去——赚钱。

    *

    因为要避开远安县,想从沂水县过去顺天府只能绕了一个圈子,直到七天后,通往顺天府府都的官道上才出现了一辆通体黝黑,简谱的有些寒酸的——马车。

    那两天被阮梓宁赶出去想办法赚钱,韩子臣这位官家少爷才算是第一次知道了何为一分钱逼死英雄汉,真要让他去耍杂卖艺他也丢不起这个人,干脆咬咬牙,一头钻进了沂水县的地下赌场。他赌术算不上绝妙,但在一帮子赌徒中赚点小钱还是没问题的,两天时间横扫了沂水县大大小小八个赌场,赚了个盆满钵溢,他也是见好就收,这次不用阮梓宁催,自己忙不迭就收拾东西走了,留下几家赌场的老板找人找不着,背地里咬牙咒骂。

    手上有了钱,他第一件事就是把那辆破板车给换了,又去市集用驴子换了一匹老马,门面上算是过得去了——

    真要拉着驴车去顺天府,被他那帮下属看见,他这张脸也就不用要了。

    与往日府都来往繁华的景象不同,越往府都的方向走人越是少,等到城门口时就只剩下他们这一辆马车,在空荡荡的城门口显得格外的扎眼。

    韩子臣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飞翎卫的赫赫威名坐镇,谁敢这个时候不要命似的往城里扎。

    远远的他就瞧见城门口站着的不光有守城的将士,还多了几个青衣披氅,腰挎绣春刀的作侍卫装束的男子。

    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这帮子人还守着城门?

    韩子臣低咒了一声,就算万般不情愿,也只能驾着马车过去。

    自从飞翎卫围了顺天府,并放话城中诸人许进不许出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过来府都的人是越来越少,这两日干脆连半个人影都不见了,这会儿来了一辆马车,守城门的将士都眼睛一亮,还没等马车走近,就有将士上前喝住,“什么人?”

    “是我。”韩子臣将头上的斗笠取了下来,露出一张俊朗的容貌。

    “韩校尉?”虽然守城门不在韩子臣的职责范围之内,但他性子爽朗豁达,在军中十分吃得开,这小将士自然也是认得的,当下就收了手中的长戟,笑着问好,“不是说您回家省亲去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在家待着哪有办差有意思,”韩子臣笑了一声。

    “您是不知道,”小将士却是苦了一张脸,回头看了一眼,往马车旁走了两步,小声道,“自从这些飞翎卫来了之后,咱们兄弟就没过过安生日子,又是封城门又是围府衙,别说外边人不敢来,就是现在大街上都没几个人敢走。”

    “哦?”韩子臣挑了挑眉,“那这么大张旗鼓的到底是为什么事呢?”

    “好像是要找什么人吧。”将士也是一头雾水,“校尉你真的就不该这个时候回来,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因着韩子臣口碑一向不错,小将士也就小声劝了两句。

    在听见说飞翎卫是要找人时,韩子臣心口一跳,下意识的就往紧闭着的车厢瞥了一眼,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不大的车厢里两人一坐一卧,都是静默(www.zhaishuyuan.cc)无声,半响,阮梓宁伸手戳了戳闭眼假寐的萧璟,“你招惹的不会是飞翎卫吧。”显然刚才小将士说的话她也听见了。

    “如果我说是呢?”萧璟掀了掀眼睑,保持着卧着的姿势没动,懒懒问道。

    “那当然是洗干净了双手奉上啊!”铿锵有力不带一丝犹豫的声音响起,成功的让萧璟呼吸一滞。

    ------题外话------

    萧璟:说卖就卖,这世界变得太快

    阿宁:养肥待宰

    子臣:双手打call

    (https://c/chapter/62265_2936116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