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淮安陈家
    “你倒是会找地方,”阮梓宁瞥了一眼窗外的街上来往的人影,手撑着下颚,笑了一声,“顺天府第一茶楼,寸土寸金的地儿,一杯茶可不便宜。”

    萧璟手转着茶杯,闻言手中动作停住,收回了望着窗外的目光,淡淡看着她。

    阮梓宁一笑,“你赖吃赖喝了这么多天,这顿茶你得请吧。”

    她刚刚上楼时瞥了一眼悬在墙上的茶单,那价钱,啧,多喝几口就能抵得上韩子臣那破宅子了,难怪没几个人,装修的再好也要人喝得起啊。

    萧璟语气平静,“我没钱。”

    不说他没有随身带银钱的习惯,就是有,估计也早就被她摸了去,他现在是真真正正的身无分文。

    “没钱你来什么茶楼?”还净挑好的来!

    萧璟幽幽的看着她不说话,那眼神,明晃晃的写着——不是有你吗?

    阮梓宁呼吸一滞,突然起身,转头就走。

    合着当她是冤大头啊,她要有这闲钱也不用窝在韩子臣那破宅子里了。

    萧璟修长的手指拂过面前上好的青瓷杯盏,敛了敛眸子,如墨深邃的眸中一丝笑意一闪而逝,又恢复了一贯的冷然。

    等店小二上来时见只剩了萧璟一人,还嘀咕了一句怎么不见那位公子。

    萧璟慢条斯理的品着茶,动作若行云流水,虽然一身黑布粗衣,却显出几分雍容来。

    离他不远处的屏风后面的雅座也坐了两个人。

    “简兄,没想到你也在顺天府,正打算派人去寻你,没想到咱们倒是在大街上碰见了。”男子有些爽朗的声音响起,锦袍男子看样子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面容俊朗,只是眉间带了一丝阴郁之气。

    “这不是听说陈家二公子来了顺天府,简某特意赶来一会。”舒朗清润的男声带着些许笑意,听之让人如沐春风。

    “别,我可不信。”陈玄一笑,眉宇间的郁气顿时散了不少,“谁能劳动你简公子大驾。”

    对面坐着的男人一身白色长袍,头戴斗笠,将面容遮了严严实实,最让人诧异的是,七月初的夏日,他竟还裹了一件通体白亮的狐裘,就连腿上也盖着一张毛毯,几乎将整个人都裹得密不透风。

    “你身体怎么还是这样差?”陈玄皱了皱眉,问道。

    “老毛病了,现在就是能撑一日算一日,保不齐哪天就撑不住了。”被唤作简兄的男子低咳了两声,伸手拢了拢肩上的狐裘,露出来的几根手指透白如雪,几乎能看清底下一根根纵横交错的青色血管。

    “我刚得了一支千年人参,也不知道年份是不是真,改日我就让人给你送去。”陈玄道。

    “多谢,”男子并未推辞,没有露出惊喜之态,只淡声道了声谢。

    陈玄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茶。

    数年前他在外游学,半路与这人结识,相处不过数日却也结下了几分交情,后来再遇才知彼此的身份。

    外界传闻他身体不好向来不出人前,却偏偏能耐大,就算是他陈家也需让他几分薄面,陈家百年氏族,嫡支旁系能力出众者不知凡己,他如今能在陈家站稳脚跟德家主看重,自己能力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是因他与这人私底下的交情。

    “简兄,你对这两天的事是个什么看法?”陈玄搁了茶盏,问道。

    “我一向不喜出门,也经不起劳思,不知你说的看法是指什么?”男子淡淡一笑。

    陈玄一滞,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干脆挑明了话题,“你也知道我们陈家在江南还算有些根基,可朝中没人,有些事儿也说不上话,得不上准信儿,前段时间飞翎卫那位指挥使在江南地界失踪,飞翎卫折腾的顺天府都快翻天,现在朝廷又派了一位身份尊贵的赈灾使过来,你也知道,江南水患,各地形式都不容乐观,难免有些官员昏了头做出些昏事来,偏偏江南的官员十之有七是从我陈家出去的,家中祖父就怕牵扯出事端堕了我陈府的百年名声,这才急匆匆命我来顺天府探探究竟。”

    “不瞒你说,我都有怀疑那位指挥使的失踪是那些不知事的官员做的,但就怕连累了陈家,你也知道,飞翎卫向来是六亲不认的,偏偏那位指挥使身份还是顶尖的尊贵,要是真有个好歹,就算陈家有百年的根基在,只怕也挡不住皇家的雷霆之怒(www.shubaojie.com),更挡不住雍王府的十万铁骑。”陈玄苦笑,“消息一波接着一波,家中祖父都病倒了,我这些日子也愁的紧。”

    “简兄,你给支个招,我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陈玄看着男子,低声道。

    “以不变应万变,陈家弟子遍(www.fanwai.org)布天下,枝叶过茂则易生蛀,要是想惜其尾翎,有些时候还是要当断则断。”男子叹了一声,声音清润如旧(www.fqxs.net),“我也是前日才来了顺天府,知道的事情不多,倒是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关窍。”

    “江南水患,百姓流离,这是天底下人都侧目的事儿,先是飞翎卫,又是安国公世子,足以见朝廷对此的重视,要是赈灾的事不处理好,不光一众地方官员要受牵连,只怕陈府都会受到连累,百年清名也要堕了。”

    男子歇了歇,抿了一口茶,才继续道,“还有那位指挥使,不论是生是死,总要找到他的下落,不然不仅飞翎卫不会善罢甘休,就是远在边关的雍王殿下都不会轻易放过,那位可是当朝雍王世子,陛下亲自教养的侄儿。”

    陈玄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你也别太忧心,”男子又笑了一声,调侃道,“只要不是谋逆叛国的罪名,以你陈家的威望,当今还不敢真的把你们怎样,不然就光是天下读书人的口水都能把那金銮殿给淹了。”

    “简兄又说笑了。”陈玄扯了扯嘴角,端起面前的茶杯示意,“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男子亦举杯饮尽。

    两人又闲话了一会儿,有侍卫打扮的男子匆匆上楼,伏在陈玄耳畔低声说了两句,陈玄原本含笑的眸子顿时阴沉了下来,看向悠然品茶的男子,歉然道,“简兄,实在是不好意思,有事得先行一步了。”

    “嗯,去吧。”男子点头。

    “告辞。”陈玄拱拱手,刚一转身,脸上的笑意就消失殆尽,只剩下满满的沉色,带着人匆匆离去。

    萧璟还坐在窗边,眼角余光瞥见陈玄离去的背影,捻了捻手指,看着不远处屏风里透出的另一个人影,他眯了眯眼,没动。

    又坐了半响,茶壶水尽,萧璟起身大步下楼,茶桌上明晃晃摆着一枚银色扳指。

    ------题外话------

    搞…搞事情

    (https://c/chapter/62265_2932173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