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又出命案
    话音落,自他身后窜出来五六个手持棍棒的男人,进店里不论青红皂白就是一通乱砸,酒坛跌碎了一地,一股子浓郁的酒香顿时蔓延开来。

    店中食客纷纷惊呼出声,怕被波及到,起身就往店外跑,这时候,安坐不动的阮梓宁两人就显得有些扎眼。

    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桌椅被掀翻在地的声响,阮梓宁酒醒了大半,吸了一口气,看着纹丝不动安然品酒的闻人熠,扯了扯嘴角,“闻大哥,我这小身板不经打,你能先放开我不?”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压在她的袖摆上,看似随意,分量却十分重。

    阮梓宁伸手扯了扯,硬是没扯动,干脆放弃,“闻大哥,这儿乱得很,要不咱们换个地儿继续喝?”阮梓宁软了声音道。

    要不是这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她早就拿刀割了袖子走了,早知道就不该念他那壶酒,这些人一个个来势汹汹,不管是讨债的还是寻仇的,都不干她的事,她可不想受了池鱼之殃。

    阮梓宁脑仁抽抽的疼,眼见店里食客跑了个一干二净,再不走估计他们得被当店家的同伙一起挨打。

    “不急,”闻人熠饮下杯中的最后一滴酒,见小少年苦着一张脸,清亮的眼睛里半是恼怒(www.shubaojie.com)半是焦急,笑了一声,看着店里闹起来的那帮人,眯了眯眼,“只当看一场戏。”

    看戏你妹!

    阮梓宁差点没忍住爆粗口,但见他这样子也知道自己想走怕是不可能了,深吸了一口气,抄过他面前的酒壶仰头就灌了一口。既然不让走,那就继续喝好了。

    见少年气鼓鼓的样子,闻人熠从喉间溢出一声低笑,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倒还是个有意思的妙人。

    瞥了一眼打砸的场面,闻人熠一双惑人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邪气,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还不忘扯住阮梓宁的衣袖,当真就这样看起戏来。

    阮梓宁看了他一眼,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放下了酒壶,也跟着看起戏来。

    掌柜的不过稍稍离开了一会儿,得到消息才匆匆赶来,见到店里一片狼藉,脸上怒(www.shubaojie.com)气满满,“都给我停手,就这样在我店里打砸,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领头的中年男子笑了一声,示意手下人住手,朝着掌柜的呸了一声,脸上是满满的恶意,“你这店里卖出去的酒喝死了人,还敢跟我提王法?”

    话音落,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

    “不可能,”掌柜的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驳,脸上怒(www.shubaojie.com)容未消,“我这店开了有大几十年,店里卖出去的酒每天少说也有上百斤,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哪个人喝了我家酒出事的。”

    掌柜的是真的怒(www.shubaojie.com)了,白胖的脸硬是被憋的通红,死死的瞪着领头的男子,那样子,估计扑上去咬他的心都有了。

    做生意的最讲究的就是信誉二字,若是今日说他家酒喝死了人的事儿传扬出去,那他这店也就不用开下去了。

    “呵,”男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说你家酒没问题,可怎么就偏偏有人喝了酒就死了?你可知死的人是谁?”男子环顾了一圈周围惊疑不定的百姓,哑了嗓子,“那可是城东柳家的少爷。”

    话一出,众人又是一片唏嘘,连掌柜的脸上的怒(www.shubaojie.com)气都滞了滞。

    城东柳家,不是什么高门权贵,但也是有头有脸的商贾大户,柳氏粮行遍(www.fanwai.org)布江南三府,江南道有半数人吃的都是他家的粮,却偏偏子嗣单薄,柳老爷子小妾一个接一个的娶进门,却只在五十岁那年才得了一个儿子,平时看得跟眼珠子似的,现在这唯一的儿子死了,想都能想到柳老爷子该如何震怒(www.shubaojie.com)。

    围观的群众脸上的惊疑之色更重,不禁又往外靠了两步,城东柳家,那可不是好惹的,这下百姓看掌柜的眼神都添了几分同情。

    惹上了柳家,不管是不是他家酒的问题,只怕这事儿都没法善了了。

    就连阮梓宁都不禁轻啧了一声,城东柳家她也有所耳闻,老的贪财如命,小的也不是个好的,仗着家里的财势,欺男霸女的事儿做的不少,现在死了倒是除了个祸害,只是这店老板算是倒霉了。

    闻人熠瞥了一眼阮梓宁,低笑了一声,“小兄弟,把你脸上的幸灾乐祸收一收。”

    阮梓宁哼了一声,“要真是这老板的酒毒死了那位柳少爷,我倒要喝一声为民除害了。”声音压的有些低,但里面的畅快之意却是一点都没隐藏,这般毫不避讳的在一个陌生人之前表露出情绪,倒是让闻人熠不由得又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的笑容越发大,眼神趣味,“看不出小兄弟还是个嫉恶如仇的。”

    阮梓宁笑了笑,没再接话。

    五年前顺天府出了一桩灭门案,死者也是顺天府的大户,姓李,却不知道为何一夜之间,府中上下十三口皆死于非命,死状凄惨,却查不出死因,顺天府尹召了临近州县的仵作来共同查探李家人的死因,阮兴自然也来了,她仗着年纪小,也跟着来了。

    几个仵作查了三天没查出个眉目,府尹也只能作罢,那桩案子至今还是个悬案。

    只是——

    阮梓宁捻了捻手指,别的仵作查不出不代表阮兴也查不出,更不用说她前世跟尸体打交道数十年,于这一行上早已登峰造极,只是有人想护着背后之人,她与阮兴自然也不会自作聪明的去冒这个头。

    听闻李家与这城东柳家是世交,关系亲密,李家出事不足半月,门下生意就尽数归了柳家,柳家也因此一跃成为顺天府第一豪户,这里面要是没点猫腻谁信呐。

    “你卖的酒害了我家少爷,定要让你杀人偿命。”为首的男子狠狠的道,掌柜的一张脸早已煞白,显然也是知道柳家的名声的。

    “这位爷,可不敢胡说,这杀人的罪名小的可担不起啊。”掌柜的头上的汗刷刷如雨下,连擦一下都顾不上,忙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男人冷笑了一声,“我家少爷尸骨未寒,谁跟你有误会?给我把他带走,去少爷灵前赔罪。”手一扬,手下人就要来抓人。

    柳家可不是什么善茬儿,眼看这形式自己在劫难逃,掌柜的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阮梓宁冷眼看着,皱了皱眉,却也坐在位上没有动,柳家风头正盛,她贸然出头只怕不好。

    眼看围观众人一个为他出头说话的都没有,掌柜的目露绝望,几个柳家的仆役上来拉他,撕扯间一声怒(www.shubaojie.com)喝响起,“都给我放开。”

    ------题外话------

    有案子就有舞台…。

    (https://c/chapter/62265_293023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