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不准掺和(二更)
    “你什么意思?”韩子臣眉头一皱,脸上嬉笑的神色收了起来,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看着林昭,扯了扯嘴角,“你莫不是疯了吧,家弟年纪尚幼,能帮什么忙?”

    阮梓宁也没想到林昭会突然开口,眉梢一挑,顺着韩子臣的话道,“林大人的意思不会是想让我去当仵作去验那位柳公子吧。”

    见林昭点头,阮梓宁眸中异色一闪,面上却带出苦笑,连连摆手,“别,您就算要找人滥竽充数也不该找我啊,吃喝玩乐我在行,当仵作验尸我可不行。”末了还小声嘀咕道,“跟尸体打交道,想想都晦气。”

    听见阮梓宁的话,还提着一口气预备反驳的韩子臣顿时嘴角一抽。

    这会儿你知道嫌尸体晦气了?当初你天天抱着白骨睡觉的时候怎么没这个觉悟?

    就连林昭脸颊都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看着一脸嫌弃骄矜的少年眼神有些怪异。

    “小公子说笑了,”林昭笑了笑,示意一众下属退后,自己上前走了两步,定定的看着阮梓宁,“要是小公子都帮不上忙,那整个顺天府恐怕也找不出能帮忙的人了。”

    韩子臣在一旁听着眉头皱的死死的,这话——

    这根木头不会知道些什么了吧。

    “真的?”阮梓宁摸了把脸,饶有兴致的问,“我真有这么厉害?”

    “小公子家学渊博,自身能力更是出众,就是在下也有所耳闻。”林昭敛目,平静道。

    韩子臣已经确定这家伙知道阿宁的身份了,眉头夹得紧紧的,心中飞快的盘算要怎么护住阿宁的身份将这事儿圆过去。

    阮梓宁压根就没有马甲掉了的自觉,对上林昭沉稳笃定的眼神,她粲然一笑,脸上露出几分惊讶,“没想到我还这么出名。”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她可以肯定这位林大人从前没见过她,只要她不主动承认,就算他心中有一百个猜测,那也仅仅只能是猜测,总不可能大老远的派人去远安县确认她的身份吧,她可是有正经的身份文牒的人。

    “我说林木头你还真成了一根木头,病急乱投医也不带你这样的哈,”韩子臣起身挡在了阮梓宁身前,冲林昭翻了个白眼,“什么出名不出名的,你的案子你自己想办法去办,你想要人我这几个亲卫都借你使唤,别把我弟给扯进来。”

    说完扯了阮梓宁就走,“别跟这木头一般见识,他脑子不大好使。”

    “据我所知,韩都尉你家中并无兄弟姊妹,只有一个自幼一起长大的青梅,”林昭幽幽出声,见韩子臣脚步定下,他笑了一声,“那位姑娘好像是姓阮,人称青衣判官,韩都尉,你说是不是?”

    “这是整个顺天府都知道的事儿,你有什么好拿出来说的?”韩子臣转头,不耐烦的道,“看不出你林昭还是个嘴碎的八婆。”

    “既然你是独子,那你口口声声叫的弟弟又是何人?”林昭淡淡道,一双黝黑的眸子似鹰,落在被他牵着的阮梓宁身上,看不出喜怒(www.shubaojie.com)。

    “半路认的不成吗?”韩子臣冷笑,“林大人与其操心我什么时候多了个义弟还不如操心柳府的案子,容我提醒一句,府尹可是发话了,这几天城里务必不许生乱子,该做的事我已经做了,剩下的还得看你林大人。”

    说完,韩子臣扯着阮梓宁就出了酒肆,玄甲将士也纷纷离开,一时间店中只剩下了林昭与他手下的官差。

    “大人,韩都尉这是怎么了?”远远退在一旁并没有听清楚他们讲话内容的官差小心翼翼的凑近,见林昭负着手若有所思,只以为两人又吵架了,不禁劝道,“大人,韩都尉这次爷算是帮了咱们,您就,”不要再跟他一般见识了。

    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见他家一向刻板严肃的大人脸上突然带出了一丝笑,“能让你韩都尉俯首,除了那位还能有谁,关心则乱啊。”

    俗话说,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对手,和韩子臣私底下较量了这么多年,有些事他自诩比旁人要知道的多些。

    再说——

    林昭垂下眼睑,嘴角勾了勾。

    谁说他就没见过那位大名鼎鼎的青衣女判官呢!

    这边韩子臣拉着阮梓宁出来,一路抿着唇一句话都没说,浑身都冒着低气压,再看看他身后跟着的一队玄甲将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打哪儿劫了个少年呢,一路走着路人避让之余又都纷纷侧目。

    任由自己被拽着走了好一会儿,阮梓宁才软软出声,“子臣哥,你把我扯疼了。”

    韩子臣方才一直在想事,她一开口才猛然惊醒。

    挥手让身后的玄甲将士散去,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韩子臣却莫名的觉得背脊有些发凉,低头看着正揉着手腕的阮梓宁,他目光有些暗,半响才语气有些艰涩的开口,“阿宁,我送你回远安县吧。”

    “为什么?”阮梓宁揉手腕的动作一顿,抬头问道。

    “顺天府不大安全。”

    “有什么不安全的?”

    “虽说你扮男装看不出什么破绽,也有身份文牒作掩护,但只要有心人一查,你的身份是掩不住的。”韩子臣揉了揉额角。

    他刚刚说送她回去的话也是急晕了的,现在压根就不可能送她回去。

    可当初他只是想把阿宁带出远安县,因此只是随意的弄了一个身份文牒,根本就禁不起查,现在倒是麻烦来了,看来还要想办法才行。

    “掩不住就掩不住,我又不是见不得人。”阮梓宁笑了一声,见韩子臣一脸愁色,眸中精光一闪,踮脚拍了拍他的肩,大气道,“就算那位林大人知道我身份,但只要我死不承认他能把我怎么着?有哥哥你在他还能绑了我去不成?”

    “不是,”韩子臣扒了扒自己的头发,对上阮梓宁清亮的眸子,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难得的有些烦躁。

    原地踱了两步,韩子臣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沉声道,“阿宁,答应我,柳府这事儿你别掺和,不然我即刻送你回远安县。”

    知道她不想回去,后面那句话纯粹就是拿来唬人的。

    阿宁的验尸手法与众不同,只要她出手验尸,那基本身份也就暴露无遗了。

    “我也没想掺和。”阮梓宁撇撇嘴,“我吃饱了撑得才惹这麻烦呢。”

    “这可是你说的。”韩子臣指着她,有些不信任。

    “你话怎么这么多!”阮梓宁也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主儿,“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儿似的。”

    娘们儿?

    韩子臣憋得一脸内伤,吐血的心都有了。

    他这么唠唠叨叨的到底是为谁啊,小没良心的!

    “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刚喝了点酒,我困了,要回去睡觉。”阮梓宁打了个哈欠,冲他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韩子臣磨了磨牙,扬声道,“你给我记住了哈。”

    “知道了,韩保姆!”阮梓宁走得头也不回。

    (https://c/chapter/62265_2927139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