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阮兴下落
    阮梓宁懒洋洋的话刚落,门口就传来一道低沉却十分耳熟的声音,“不知道宁小公子在不在?林某特来拜访。”

    “呐,”阮梓宁冲萧璟努了努嘴,笑得一脸开怀。

    萧璟眸色有些深,看着阮梓宁十分麻溜的起身去开门,嘴角也跟着勾了勾。

    姓林?

    他记得顺天府掌管刑司的官员就是姓林。

    阮梓林走到半路突然停住转身,看着萧璟道,“你要不要进去,额,躲躲?”

    萧璟转着茶杯,抬眼,有些好笑,“我长得就这么见不得人?”话是这么说,他却当真起身准备往屋里走,瞥了一眼桌上的两套茶具,顺手将他刚才喝过的杯子捏在手里带了进去。

    眼见他进了屋,阮梓宁松了一口气,低头整了一下衣服,才去开门。

    打开门,门外负手站着的人果真就是昨日刚见过的林昭。

    阮梓宁手还扶在门上,朝他笑道,“今儿是什么风,居然还把林大人给吹来了?”

    林昭今日穿了一身玄色常服,依旧(www.fqxs.net)是一张严肃不言苟笑的脸,听见阮梓宁说话,脸上带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林某今日来的匆忙,宁小公子不要见怪才好。”

    听他口口声声叫自己宁公子,阮梓宁估摸着他应该也去查了查自己的身份,当即一笑,“贵客临门,怎么会见怪。”

    侧开身子让林昭进来,等关好门,就见林昭站在放在她与萧璟坐的石桌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阮梓宁眯了眯眼,走近,笑道,“林大人是来找家兄的吧,他还在公署没回,您要是着急的话我就去找找,劳您在这儿歇会儿。”说着真的就要转身出门。

    “宁小公子留步。”阮梓宁刚作势要走,就听林昭出声,“林某今日登门,就是来找小公子的。”

    “找我?”阮梓宁故作不知,脸上适时露出一丝惊讶。

    “嗯。”林昭看着她,点头。

    阮梓宁一挑眉,笑了,直接转身走到石桌旁一撩袍子坐下,仰头看着对面站着的林昭,“大人不会还是为昨日的事来的吧。”

    阮梓宁大刀阔斧的坐着,姿态十分的随意,林昭看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眉头却轻轻一皱。

    “自然。”林昭一口承认,一双古朴沉静的眼睛盯着阮梓宁,“这个忙只有小公子能帮。”

    “大人真的是抬举我了,”阮梓宁笑了,懒懒撑了个腰,“想我宁子安长这么大,吃喝嫖赌不说样样精通但也能露两手,您要是让我说哪个酒楼的菜色最好我倒是能说出一二,要让我去验尸,那我可是一窍不通啊。”

    阮梓宁摊了摊手,阳光下,一双手修长白皙,仿佛精致的艺术品,“我长这么大可是连一只老鼠都没杀过,更不用说去让我验死人。”说着脸上还露出一丝嫌弃。

    这话倒是没胡说,她是真的不碰死老鼠。

    听着阮梓宁东扯西扯就是不松口,林昭眸色微沉。

    传闻中,远安县那位女仵作验尸技术一流,就没有她破不了的悬案,在附近几个州县中名声破好,故而人送外号青衣判官,他也看过一些她尽收案子的宗卷,可以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一应线索在验尸的过程中剖析的十分透彻,他手下的几个老仵作算起来一个都比不上她。

    与她令人惊艳的技术齐名的就是她叫人琢磨不透的性子,见过她的人有说她品行高洁如竹的,也有骂她喜怒(www.shubaojie.com)无常嘴下不积德的,总之,什么说法都有。

    偏偏她名声虽响,为人却低调,真正见过她的人没几个。

    林昭深吸了一口气,昨日被一口回绝之后,他也没想一定非她不可,毕竟有韩子臣那座瘟神镇着,他也不大想轻易招惹这对兄妹俩。

    可是——

    他昨儿去柳府走了一遭,这案子,没有有能耐的仵作坐镇,只怕还真就没法儿破。

    “宁小公子说笑了,”林昭虽然办案一向公正,但能在得罪了不少人的情况下还稳坐顺天府刑司一把手的位置,自然也不可能一点本事都没有,既然她不想主动表明自己的身份,他也就不去点破,而是转而提起了案子。

    “不瞒你说,酒肆卖出的那坛酒的确有问题,但下毒之人已经找到了,是柳府的一个小厮,案发当夜柳少爷要宴请宾客,小厮趁机在酒坛中下了毒,但那坛酒,并没有来得及摆上柳少爷的桌案,但柳少爷看起来又确实是死于中毒。”

    阮梓宁虽然迫于萧璟的压力要想办法进柳府,但也并不着急,林昭今儿既然找上门来了,肯定就是有十足的把握能说服她出面帮忙,她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个把握。当下也不出声,只专心玩着茶杯。

    “世间毒种何其多,”林昭叹了一声,“我记得远安县有一位阮兴阮仵作对毒倒是颇有研究,也曾破了不少此类的案子,他的名字小公子应该清楚吧。”

    听他突然提起阮兴,阮梓宁心中一紧,面上却没有露出来,恹恹的应了一声,“这是自然,阮仵作挺厉害的,怎么,你是想让我去请他来给你帮忙?”

    “要是能请我自然就派人去请了,怎么会劳烦小公子你走一遭,”林昭摇头,脸上肃然的脸上带了一丝惋惜之色,“只怕再也请不到了。”

    “这话怎么说?”阮梓宁心里一突,眯了眯眼,笑问道,“我记得阮仵作也是出外差的,只要有人去请,十次有八次他都会应,怎么就请不到了?”

    “五年前顺天府曾出了一桩灭门案,至今未破,当初参与查案的仵作这些年几乎也都没了踪影,前段时无意中得知韩子臣在找阮仵作的行踪,闲来无事我也查了查,最后竟发现那些仵作的消失竟然与柳府有些牵连。”

    林昭只当没看见阮梓宁微变的脸色,继续道,“前几天有人来跟我说数日前曾见到有人出入柳府,描述的样子倒是与阮仵作颇为相似,只是从那以后,阮仵作就彻底没有了踪影。韩都尉应该也查到了,怎么?他没跟你说过?”

    阮梓宁眯了眯眼,看着林昭,突然一笑,“林大人跟我讲这些做什么?”

    林昭笑了笑,“估摸着宁小公子对这些可能感兴趣,又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随便说说,小公子不想听就只当没听见吧。”

    说完,林昭道,“天色不早了,柳家那边还没个着落,就先不和小公子聊天了,小公子要是改变主意愿意帮林某这个忙,明日一早就来衙门找我吧。”说完,拱了拱手,当真就走了。

    阮梓宁被林昭带来的消息扰乱了心绪,笑着送走了林昭,转眼脸就沉了下来。

    阿叔是被柳家带走了么?

    (https://c/chapter/62265_2920784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