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死因初断(二更)
    “阿宁,你说什么?”阮梓宁方才那一声嘀咕声音有些小,听得并不真切,韩子臣有些好奇的追问,“什么果然如此?你又查到了什么?”

    “柳家公子的死因可以定了。”阮梓宁一边回道,一边将胃中残渣扒拉开,用刀尖挑出一个颗粒状的东西放到了一旁铺着的白布上。

    “不是死于中毒吗?”林昭听她说找出了死因,激动之余又有些诧异。

    “是,也不是。”阮梓宁淡淡道。

    “什么意思?”林昭皱眉。

    “氰化物中毒,初期症状为呼吸困难、心口痛、呕吐、血液会呈现暗红色并且会导致甲状腺肿大,如果暴露在高剂量下则会在段时间内伤害大脑和心脏,造成昏迷(www.xinbanzhu.com)甚至死亡。”一连串的术语抛出来听得几人一头雾水,拆开来听都能听懂,可合在一起硬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韩子臣摸了摸鼻子,皱着一张脸,“小宁儿,说些我们能听懂的。”

    他都已经习惯阿宁时不时抛出一些他听不懂的词出来,原以为厮混了这么多年,他多多少少也掌握的差不多,可现在才知道差得远呢。

    阮梓宁眨了眨眼,“啊,我忘了!”

    “你们看看这个是什么?”她将方才挑出来的小东西扯到几人跟前。

    林昭皱眉打量了片刻,有些不确定的道,“杏仁?”

    “对!”阮梓宁点头。

    “你的意思是这杏仁就是造成柳家公子死亡的原因?”林昭问道,他虽然听不懂她那番话,但阮梓宁现在把这杏仁单独挑出来说,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简直是无稽之谈,不过就是普通的杏仁,怎么会致人死亡?”林昭深吸了一口气,端肃的脸上有淡淡的怒(www.shubaojie.com)意,“宁小公子,就算你对林某有些意见,也不该如此搪塞。”

    “普通的杏仁当然吃不死人,但若是苦杏仁呢?”阮梓宁抬头,慢条斯理的道,“特别还是没有炒熟的生杏仁。”

    “你什么意思?”林昭怒(www.shubaojie.com)容一滞,见她神色不似作伪,不由得心生狐疑。

    “苦杏仁有微毒,特别是对本身就对杏仁过敏的人来说更是致命毒药,中毒者瞳孔散大,面色青紫,大小便失禁,昏迷(www.xinbanzhu.com)直至死亡,或者可以说,是窒息而死,死前十分痛苦。”阮梓宁淡淡道,“而他胃中所有的就是苦杏仁。”

    懒得听林昭一句句发问,阮梓宁干脆把她验出来的东西一样样摆开说。

    “虽然尸体已经高度腐败,但头部还未受到很大影响,能辨出一二,死者面色青紫,喉部有些肿胀,仔细看甚至还有掐痕,根据掐痕的位置以及印记来看,应该是他自己掐的,人在什么时候会去掐自己的喉咙?当然是感到嗓子不舒服十分难受的时候,只是看的出来体力不支,就算下手也没有很重,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子。”阮梓宁淡淡道。

    目光划过残破不堪的躯体,“死者血液暗红,胃部有少量的苦杏仁残留,苦杏仁本来就有毒,加上当时死者有喝了酒,苦杏仁中的有毒物质遇酒催化,无疑会让他中毒。”

    “还有你先前提到的,你昨日过来,他尸身栩栩如生甚至还未有尸僵发生,若是苦杏仁中毒,体内的血液成分发生改变,确实会缓解尸僵的程度,极大的缩短尸僵的时间。”阮梓宁语气平淡,继续道,“虽然味道很淡,但我还是在他衣物上闻到了淡淡的桃仁的味道,他胃中却没有,我很好奇,这桃仁的气味是怎么沾上去的?而且,桃仁与苦杏仁一样,都有毒。”

    “种种迹象皆表明,柳家公子的直接死因是氰化物中毒,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苦杏仁桃仁等东西。”阮梓宁下了结论,停下了话,看向林昭,“只是有一点我很好奇,柳公子应该是湿痰体质,本就不会接触这些东西,那为什么这些会出现在他的饮食之中?”

    林昭眸色有些深,思虑不语。

    阮梓宁也是点到为止,她是个仵作又不管断案,说了一大通话她现在觉得口挺渴的。

    “就这么简单?”韩子臣被她一通话说的有些回不过神,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以为有多复杂?”阮梓宁白了他一眼,“世间死法千万种,可致命的只有一样,找出来不就好了?”

    她早在碰到尸体的时候就有猜测了,想判断出死因压根就不难,为难的是另一件事。

    阮梓宁眸光微动,眯了眯眼,“容我提醒一句,这蛆虫可是个好玩意儿,不是一般人能弄到手的,想悄无声息的放进去柳家公子的尸身里更是不容易。”

    林昭神色微凛,深深看了一眼扒手套的阮梓宁,“多谢宁公子了。”

    “还好,”阮梓宁将沾满了血污的手套用布包起来准备丢掉,淡淡应了一声,笑道,“我也就只有这点能耐了,能帮的我也帮了,接下来如何破案还得靠林大人了。”

    林昭颔首,“自然。”顿了顿,瞥向那装着蛆虫的小瓷瓶,“只是那虫子……”

    阮梓宁笑了一声,“要是查出来什么结果一定告知林大人。”

    林昭一张阎王脸也扯出了一丝笑,“那就多谢宁公子了。”

    “柳公子的尸体……”阮梓宁看着被自己倒腾得面目全非的男尸,有些头疼,一般来说她验尸之后出于对死者的尊重,都会想办法将尸体恢复原样,只是,这姓柳的尸体都烂成这个样子了,她实在是不想去废这个心思。

    阮梓宁找了块白布给盖上,皱着眉神色莫名。

    韩子臣瞅了瞅她有些凝重的神色,眨了眨眼,悄悄地挪脚就准备往外走。

    刚小心的挪了两步,幽幽的声音传来,顿时让他汗毛倒竖。

    “阿兄,帮我把这尸体给放回去呗!”韩子臣僵硬转身,就见阮梓宁笑脸盈盈的看着他,一双水眸滟滟生波,如是说道。

    韩子臣:“……”真是闯了鬼了!

    ------题外话------

    子臣: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

    (https://c/chapter/62265_2913467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