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借口梳洗
    莫离不愧是柳府的第一掌事,人虽然看着温和无害,做事却十分的精干妥当,为了顾着办案,摆宴并没有在柳府前厅,而是选在了离南院不远的一处花厅,走过来也不过半刻钟的功夫。

    莫离一路引着人过来花厅,怕他们以为是柳府怠慢,还特意解释了一番。

    林昭本来就忧心案子,自然是能省些功夫最好,当下就道,“多谢莫掌事的费心周全。”

    韩子臣只要有的吃,至于在哪里他并不在意。

    倒是阮梓宁与萧璟落在了后头,见前面几人有说有笑并没有在意他们,阮梓宁眼珠一转,勾了勾萧璟的袖子。

    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萧璟思绪一住,颦眉低头,就见阮梓宁冲自己挤眉弄眼。

    “怎么?”萧璟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有些不明所以。

    阮梓宁手还勾着他的袖角,见几人已经离他们有一段距离,才悄声道,“你不是要来柳府办事吗?要不要给你找个机会?”

    萧璟一怔,阮梓宁瞧着他的样子只当是同意了。

    还没等萧璟反应过来,旁边人就已经扬声开口,“莫掌事,你这府里有没有能沐浴更衣的地儿。”

    萧璟张了张嘴,见前面几人已经听到声音停步转身看了过来,干脆就把话憋了回去。

    柳府确实是有他要的东西,但不一定要他亲自来找。

    阮梓宁不知道萧璟的想法,手肘碰了碰他,仰头眉眼弯弯,“待会儿跟着我,给你腾出半个时辰的时间还是有的。”

    萧璟盯着一副少年装束的阮梓宁黝黑清亮的眸中满满的自得,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下,才扯了扯嘴角,“多谢了。”

    莫离很快的就大步走了回来,温声道,“小公子是有什么事吗?”

    “方才验了尸,身上一股子味儿,得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才行,不然只怕吃饭都倒胃口。”阮梓宁扯了扯衣角,脸上适时的露出一抹嫌弃。

    话一出,除了莫离表情还算正常之外,其他几人的脸上都多了几分诡异。

    方才验尸时面对蛆虫都面不改色,嚷嚷着要吃饭的人是您吧,怎么这会儿还开始嫌弃起自己身上的味儿来了?

    韩子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其他人不了解,自己可是把她的底儿给摸得透透的。

    这丫头连睡觉都能面不改色的搂着尸体同卧一榻,更不用说还干过变剖尸边往嘴里塞肉干这种人神共愤的变态事儿,现在来跟他说身上有味儿吃不下饭,这话鬼都不信。

    韩子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心里已经猜准了她怕是要搞事情。

    自从刚在门口得知她已经知道了阮兴失踪可能跟柳府有牵连的事之后,他就一直吊着一颗心,要不然也不会在愤然离开之后又舔着脸再次上门。

    阮梓宁什么都缺,就是胆子够大。

    特别是这事儿还关系到阮兴,哪怕只是传言,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去证实。

    韩子臣心中咬牙,就知道不该带着她来顺天府,先前她不知道还好,眼下知道了,他就算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看着旁边站着的林昭,韩子臣在心中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的扎起了小人。

    莫离当然不知道几人心中的想法,见阮梓宁皱着一张小脸,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带小公子去更衣。”

    “不用不用。”阮梓宁摆手,“哪儿能劳动莫掌事您的大架,随便找个人带我去换个衣服就成。”

    “这……”莫离犹豫。

    阮梓宁指了指抱胸看着的韩子臣,“不是说午膳已经准备好了吗?还是先让他们去吃吧,免得待会儿等着急了,”顿了顿,又看向林昭,“林大人时间宝贵得很。”

    说着,阮梓宁不忘冲韩子臣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把莫离弄走。

    韩子臣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然后,把头扭向了一旁。

    阮梓宁被他的反应弄得一堵。

    倒是林昭开口,“既然宁公子要去更衣就先去吧,我与韩都尉先去吃,吃完好继续办案。”

    既然林昭都开口了,莫离自然不会不应。

    有些歉意的冲阮梓宁一笑,又招来一个小厮,认真的叮嘱了两句,才冲阮梓宁道,“小公子就先跟着阿三去吧。”

    “好,”阮梓宁笑眯眯的点头,伸手扯着萧璟,“走吧,身上这味儿实在是受不了了。”

    “这位公子也去?”莫离看着长身玉立的黑衣冷峻男子,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问道。

    “他跟着我,离不开。”阮梓宁眨了眨眼。

    萧璟瞥了她一眼,没吱声。

    莫离笑了笑,“那两位公子就先去吧,尽量快些,怕待会儿菜都冷了。”

    “好。”阮梓宁点头应下。

    等见着莫离带着韩子臣两人往花厅去了,那位留下的名唤阿三的小厮才恭敬道,“两位请跟我来。”

    阮梓宁自然是拉着萧璟跟上。

    这地儿十分的清净,走了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才影影绰绰的看到了几间屋子,小厮只管闷头带路,也不搭话,阮梓宁走得有些无聊。

    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阮梓宁开始闲扯,“这是什么地儿啊,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倒是怪清幽的。”

    听她出声,一味闷头往前的小厮才缓了缓步子,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好奇,才回道,“这里有一处天然泉水,当初少爷在这里引泉水造了几个澡池,公子想要沐浴更衣这里是最便捷的。”

    “既然是柳公子造的,我一个外人进去不大好吧,”闻言阮梓宁停了脚,摆手道,“还是换个地方吧。”

    这小厮话说的虽然隐晦,但结合那位柳家公子的做派,不用想都知道这专门费心造的澡堂子是做什么用的——

    与他的姬妾鸳鸯戏水调情的地儿,她进去都嫌瘆得慌。

    小厮稳稳道,“是莫掌事吩咐的,公子只管用就是,再说,这地方已经被少爷废了有一年多了,时常也有府里人过去用,公子用不碍事的。”

    阮梓宁舒了一口气,道,“那行。”

    不多时,绕过小径,就听小厮道,“已经到了。”

    面前是几间并联着的竹屋,隐隐能听见屋里传来的沥淅水声,阮梓宁颔首,目光却落在了另一边不远处被竹林环绕的院子,“那是什么地方?”

    “幽竹馆。”小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答道,“那是咱们府中景致最好的院子之一。”

    阮梓宁点头,也不再继续问。

    “劳烦小哥在这儿等着,我进去梳洗一番就出来。”阮梓宁笑道。

    见小厮远远的走开,阮梓宁才勾着萧璟进了竹屋。

    ------题外话------

    最后半天pk了,各位小主多多光顾呀

    (https://c/chapter/62265_2911909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