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态度有异
    主阁中,已经年近古稀却依旧(www.fqxs.net)精神矍铄的柳老爷子此时却顶着一副病容,坐在主座上,脸上尚且带着不可置信,“林大人,你说我儿是苦杏仁中毒死的?”

    “是。”林昭坐在一旁,淡淡应道,“验尸结果是这样的。”

    “不可能。”柳老爷子咳了两声,一旁候着的老管家赶紧上前为他顺气。

    柳老爷子挥手让他退下,一双浑而不浊的眼睛冒出几缕精光,盯着林昭,“我儿向来体弱,闻不得这些味道,别说南院,就是我柳府都不会有这些东西。况且,我儿的忌讳只有身边要紧的人知道,柳府上下除了我之外知道此事的人屈指可数,又如何会因此让我儿丧命?”

    柳老爷子目光沉沉,丝毫不像是一个古稀老人,“林大人,你可别说笑。”

    “秉公办案,本官如何会以此玩笑?”林昭稳坐不动,依旧(www.fqxs.net)冷肃着一张脸,“既然柳老爷这么说,看来能对柳公子下手的也只有他身边亲近之人。”

    柳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几丝痛色。

    他年近五十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虽说独子不怎么成器,但依旧(www.fqxs.net)是他柳家金贵的公子,如今,他柳家血脉竟就如此断了。

    见柳老爷子脸色不好,候着的管家小声劝慰,“老爷您要注意身体啊,如今杀害公子的凶手还未找到,还指着您为公子主持公道呢。”

    柳老爷子深吸了两口气,命道,“给我把柳兴柳奋叫来。”

    有仆从领命匆匆离去,正好碰上了带人来的莫离。

    “老爷,宁小公子到了。”莫离上前拱手,温声道。

    “嗯。”柳老爷子眯了眯眼,看着厅中站着的小少年,意味不明出声,“你就是为我儿验尸的仵作?”

    阮梓宁一直以为像柳家这种巨贾一般都是比较的财气外露,柳家一应富丽堂皇的装饰也的确说明了这一点,但眼前的柳老爷子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年过古稀看着却还精神上佳,衣着也十分的平常,看着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老人,光看人,根本就没办法将柳家那些霸道行径与这位掌权者联系在一起。

    阮梓宁心思一转,抬头拱手,朗声应道,“正是在下。”

    柳老爷子没想到来得仵作会这样年轻,看着还是个不足弱冠的少年,当下就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丝狐疑,没有看她,直接朝林昭开口,“林大人就这般随意?不知从哪儿拎一个人来就敢说是仵作?我儿的尸身就是这样被糟蹋的?你是瞧不上我柳家还是如何?”柳老爷子一拍椅子扶手,怒(www.shubaojie.com)道。

    想到刚刚说起的开馆剖尸,柳老爷子捂住了心口,他还以为是有经验的老仵作,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年轻人。

    仵作这一行要是没数十年的经验根本就不足以服众。

    林昭没想到柳老爷子会因为这个发难,脸上也染上了一丝惊色,瞥了阮梓宁一眼,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自然不可能说这位是远安县大名远扬的青衣判官,只是......林昭皱眉,还没等他想出说法,阮梓宁已经郎朗开口,“先不论在下是不是负有盛名,柳公子的死因并不难验,胃中有未消化完的苦杏仁,结合死后尸身状况来看,误食苦杏仁是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

    见柳老爷子看过来,阮梓宁不露怯色,依旧(www.fqxs.net)郎朗自若,“但这只是致命伤,柳公子身上尚带有其他伤,这柳老爷应该也早已知道了吧。”

    柳老爷子一愣,旋即怒(www.shubaojie.com)道,“还有什么伤?”

    见他惊愕的表情不似作假,这下轮到阮梓宁惊讶了,“柳老爷你不知道?

    不是说柳家公子很得老爷子的宠爱吗,怎么看样子连独子死了都好像没去看一眼?阮梓宁心下狐疑,但还是如实道,“柳公子身上有外伤束缚的痕迹,在死前有被人施虐的迹象,况且,”阮梓宁话一顿,瞅了柳老爷子阴沉着的脸一眼,琢磨着要是跟他说你儿子被人废了,估计这老头得炸。

    “况且如何?”柳老爷子强忍着怒(www.shubaojie.com)气问道。

    “柳公子男根被割了,一般人不会如此行事,要是想查公子死因,或许可以从这方面着手。”阮梓宁顺溜道。

    不出她所料,话刚落,就见柳老爷子呼吸陡然急促起来,捂着胸口瞬间脸色就变了,连气都喘不过来。

    管家忙从袖中掏出药喂他吃下,又为他顺气,好半天柳老爷子才缓了过来。

    柳老爷子有些苍白的脸上此时浮出几丝潮红,一看就知是被气的,“岂有此理!”柳老爷子拍着椅子的扶手,侧头看向垂袖站在一旁的莫离,怒(www.shubaojie.com)道,“莫掌事这是怎么回事?”

    听着柳老爷子明显话中带有指责的意思,莫离眉眼未动,唇角含笑,依旧(www.fqxs.net)是那么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慌不忙的拱手解释道,“老爷在病中,公子骤然离世,死状又实在有些凄惨,我就做主瞒下了没叫老爷知道。”

    莫离叹了一声,脸上浮出几丝忧色,“如今少爷已逝,老爷就算再伤心也要保重身体啊,大夫说过的,老爷你切忌心情波动太大。”

    “好好!”柳老爷子用力的拍着椅扶手,闷咳了两声,清瘦的脸涨的通红,“我儿死了,都没人来跟我这做老子的说一声?是真当我死了吗?”

    这话的信息量好像有点大了!

    阮梓宁眼珠转了转,目光在温文的莫离和怒(www.shubaojie.com)而冷笑的柳老爷子身上转了一圈,心中开始嘀咕起来。

    听柳老爷子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他开始都不知道自己儿子死了?

    阮梓宁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萧璟,却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

    她撇撇嘴,收回了目光,只在心里琢磨。

    ------题外话------

    刚开学事情有点多,一来就是实习,还有五门期末考。我尽量日更哈,好想把字数提起来,每次被迫断章的感觉都好难受,emmmmm我一定要想办法让脑子转的速度跟上我的手速!

    (https://c/chapter/62265_2906057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为您推荐